阅毒

吸毒 – 艾未未

当你们依附于权力时,是否也应该懂得合法性和公正性。权力者的自律,是标志文明或野蛮时代的基本特征。

在人类漫长的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艰难跋涉中,每一次精神进步和自我觉悟都伴随着自我意识和心理体验,从宗教的法术到革命党的视死如归,都与体内的化学分泌有关。从一杯咖啡,一支香烟,K粉摇头丸到“功无不克,战无不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都是物质和精神鸦片的实证。“花篮儿的花儿香。。,”应该是最早的嗨曲,流溢着南泥湾开荒生产鸦片时的喜悦心情。在“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的年代,我少年时,曾为了世界革命而大面积种植一种代号为“100”号的罂粟,戈壁滩上一片汪洋般艳丽的花瓣。

在一个不进化的地方,诋毁他者的选择,对异类妖魔化是最常见的事情。公众舆论暴力,媒体暴力的肆孽远远的大于个人的意志软弱所带来的伤害。无人同情软弱病态者,他们自生自灭,人们却更情愿成为暴力的一部分,成为冷酷和漠视的帮凶。

当人们都默认,无论是以国家还是法律的名义对公民个人的权利进行伤害时,那才是全体人的灭顶之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