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建楼的回忆 三

今晚有点失眠,翻翻以前的博文,怀怀旧,看到关于统建楼的回忆时,突然想到又欠了很多帐了。

路边脱裤子

应该是我家刚搬到统建楼时候,记得那时认识的第一个玩伴是二东因为同龄又在同一个小学上学,所以初来乍到的我每天都会噙着快要“过河”的鼻涕屁颠屁颠地跟在二东和一东哥的后面。那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大群孩子每天除了像疯驴从大院的这一头跑到这一头以外,似乎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有一次,应该是读学前班吧,一大帮孩子走在路边,(那时路远没有现在这么宽,所以马路和路边居民区之间的距离很远,也是我们每天上下学必经之地),应该是放学后回家了,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东把其中一个年龄小一点的同伴裤子一把扒了下来,当我们几个人在哈哈大笑的时候,不知道谁策划了另一波,于是我和另一个同伴的裤子也应声而落。就在这个“黑手”们想要逃跑的时候,先前被扒裤的马上进行了一组反扑,于是一大帮人扭到了一起,每个人都是同一种姿势 – 一只手拎着裤子避免再次被扒,另一只手则拼命向其他人的裤子摸去,当时机成熟时,就顾不得自己的裤子了,两只手用最快的速度把别人的裤子扒掉,可是同时自己的裤子也被别人扒了下来。不管!以最快的速度拎起裤子,再向其他人扑去。。。。就这样扒着,被扒着。。。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我想路边小铺的老姨姨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失笑的事了!想来也许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