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建楼的回忆 四

游戏室与张老汉

不知道张老汉身体还好吧。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触电”,那时一台任天堂的红白机,当时的三百块。本来老妈受到大舅的鼓舞想要给我“智力投资”的,可是怕我贪玩,老妈把游戏机转手给了世雄叔叔 – 去“祸害”他们家小子了。

“筑巢引凤”没有成功,我也只能“转战海外”了 – 马路对面的康乐游戏室。一个姓张的老头开的,大多数都是任天堂,1块钱半小时,5毛钱15分钟。经常有小朋友手里攥着攒了很久的零用钱,跑到这里来,那怕排队也要享受那几分钟。因为那时候真的玩的东西太少了。记得当时有一句很流行的话 – “你这个东西给我玩一会,下次打电子游戏,我包你!”,看来“包”这个词最早并不是用在贪官上的。你现在再把这句话说出来试试,怎么听都让人很YY。

说实在的,很多那时的小伙伴都被电子游戏“祸害”了,不过张老汉有时也会提醒那些玩的过头的孩子们 – 赶紧回瓜,要不你妈来呀。游戏室关了好几次,但挡不住“市场”的强烈需求,总是会重新开张。记得多年以后,大概是高中时,有次和老妈在路上遇到张老汉,简单问候几句,张老汉不忘强调一句“真是个好小小!可好小小!”,之后老妈半开玩笑地说,“当然要夸呀,你那时不知道’贡’给他多少钱呢”。

西游记到最后一关了!看到身旁一大帮围观的小朋友们我不由的有点自豪起来。
就在我全身灌注准备要再次“投入”战斗的时候 —
“啪!”
之后觉得脖子后面有点火辣辣的疼,我迅速扔下手柄,低着头,快步走出游戏室。
身后传来老妈的骂声,伴着还有几声“围观群众”的窃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