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道歉

今天是国耻日,恰好昨晚看完了号称日剧第一的《半泽直树》,是个关于复仇和道歉的故事。很应景。

早上听着鸣笛声发了一条关于国耻日、半泽直树和道歉的朋友圈。顺势想起了关于道歉的一些事情。让日本人道歉真难,即使是心知肚明,但不知道是出于骄傲还是出于偏执,就是无法道歉。真是让我无法理解。

我常常会玩玩文字游戏,声称:日本是敌人,而非对手。

这句话其实还是有些意味的,对手,往往是那些和你有着同一级别的道德水平的,但价值取向不同而已,所以是值得尊敬的。而敌人,是比对手低一个层次的概念,仅仅是战斗中的对方,不需要考虑到道德水准和价值观的。对待日本,就是这样。(当然不排除在某些特定的领域,日本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道歉到底有多难?我们对道歉到底有多在意?

不同于很多人要求的抓着要日本人道歉,我对日本道歉这件事其实并不特别看重 – 不道歉并不代表没做错,事实摆在那里,态度而已,而你的态度不会影响到我,最多会让我知道你的心理素质比较差而已。但是我们会时时记得这个敌人,即便是我这个从未经历战争、从小看着日本漫画和动画片长大的昨天晚上还看了日剧的中国人。

你可以说这种“恨意”是溶在血里的,也不排除是宣传教育的结果。但非常客观(自己所谓的客观也许并不客观)地说,对待日本整体的行为,我是非常傲娇地鄙夷之的。

为什么?

引用日本人自己的评价,《半泽直树》中贯穿全剧的一句话(大意):一定要重视人与人的交往,而不要像机器人一样工作。相比日本来说,中国人“像机器人一样”工作的人要少许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