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题目

今天一个香港的同事告诉我,他准备了一套基于SCJP和SCWCD的面试考题,目前最高分是2/10。真想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出于不伤害同时之间的感情,我对他说:太棒了,你向所有的笔试的人证明你比他们优秀。在香港想找你这么优秀的程序员,很难。
我真的就是这么说,不要说我太滑头,因为我就是这样,让我“伤害”那些我不在乎的人或者事情,更难。
我不知道当自己所出的题目让所有人都觉得比较难得时候,到底是什么感受,至少我没有尝试过。(也不大会去尝试)。而如果让我觉得这是一件值得炫耀或者是让自己感觉良好的事情时候,我还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悲哀。太难。

这件事又让我看到了丑恶嘴脸 – 中国的教育制度的丑态或者是这种制度下被扭曲的心理。即便是在这个被英国人统治了99年的地方。看来的确是“中国人”所特有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