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果仁”的人比中国人认真吗?

用google和百度最大的区别是:如果你是问一个问题,即便是相对冷僻的主题,google也会帮你找到质量不错的答案。

我不想再说关于google和百度二者的比较,这个已经没意义了。我想说的是,我们经常会看到这些答案出现在IRC、newsgroup、maillist这些我们很多人听都没听过的“原始”工具里,因为这种“负责任的回答”似乎是非常正常不过并且由来已久,比如这种。而我们直到有了知乎之后,才算是有地方去找一些相对靠谱的答案。

除了得出“歪果仁”比国人更认真(普遍意义上讲,不说个别)的结论,似乎得不出别的结论。

我不是“妄自菲薄”,也并没有“崇洋媚外”的习惯,这只是我观察到的一个结果,不排除有主观上的因素。但无论怎样,人还是应该动态地看待问题,我还是对国人乐观的,即便有些人和事很不堪,但还是有很多让人感动的人和事。

创业之贼

磕磕碰碰,在九零后纷纷崛起的时代,我这个八零后老人也开始创业了。
想起写这个题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开始创业以后,很多思考方式和做事方法和以前不同,所以也就越发留心那些“做事”的人是怎么做事的,那些“说”的人是怎么说的。
现在形形色色的创业者(包括想要创业的人)是何其多,但90%(或者更高)还没有实质的成效。作为一个技术工作者,我有幸接触了很多想要创业和处于创业初期(包括我)的人。那些想要创业还没有创业的人,无非两种执行力强的和执行力弱的;而那些已经创业的创业者其实也无外乎那两种。而且所占比例可以说没什么区别,一方面是现今创业门槛过低,而另一方面也是很多人并不具备识别doer的能力。于是乎,很多时候创业就成了赌博和包办婚姻的结合体。
而我想要说的,恰恰就是创业团队里的talker问题,我称这种人为“创业之贼”。

最初的核心的创业团队,通常是“知根知底”并且是互相认可对方在各自专业领域的能力的。但是我们知道,通常两个人是很难“起事”的,这时候就需要通过各种人脉圈去找一些可以弥补某些短板的合伙人加入。而这种时候就很可能引入所谓的talker,并且创业者遇到这种情况非常普遍。一种心理原因是“饥不择食”,有总比没有强;还有一种可能是某个创始人比较看重,直接做了决定。

如果这个人能胜任,并且能够被其他人认可还好。但如果这个人只会说不会做就头疼了,事情到他那里就停了,做事情来有头无尾,时不时需要别人擦屁股,各种idea满天飞但永远都是别人来实施,不分析原因不持续学习(这个最可怕)。恭喜你!你遇到了所谓的“创业之贼”。

怎么解决“创业之贼”这个问题呢?很多doer并不是很有经验去处理这种问题,毕竟大家更多的精力是往目标去冲,但“贼”的问题在于,你越是忽略他,他可能越让你烦心,最后可能让整个团队都会受到影响。创业团队天天都是各种要解决的问题,难不成是去搞“宫斗”?

学霸中的学渣

隐藏在学霸中的学渣,也就是俗称“凤尾”的人。他们见识过什么是学霸、并了解成为学霸需要如何努力。同时,他能够体会学渣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

为什么你会激怒开发人员?

有机会深度接触产品经理和开发工程师这两类人,有时候也会在二者之间不停地的角色切换。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有时候让人颇感难受。为什么?因为一边需要考虑定义产品边界以尽快上线迭代、不得不进行妥协,而另一边作为开发人员却时时事事想要做到最大的扩展和可能性,而不得不拖延进度。

但二者有一点是需要有共识的,那就是细节的重视。

好吧,有点跑题了。

之所以突发奇想想到这个题目,也许是内心的另一半有积郁已久的怒气吧。常见的比如改需求、催进度、不去了解技术这些就不说了。说三个我比较有体会的。

1. 不正确的命名

这个放到第一个可能让很多人意外了。在中国,程序员可能算是整体英文能力最高的群体。当我作为一个产品经理设计完一个产品,并准备“亲手”去实现它的时候,我发现我经常需要用到英汉/英英词典去给产品、模块、子系统、甚至状态正确的命名。比如“积分”,到底应该是point、credit,当程序员在思考”积分“的本质的时候,如果产品过来来一句,“别纠结了!就叫‘jifen’吧!”,你知道程序员心里是怎么想的吗?你知道程序员每次在IDE中看到jifen这个词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你知道程序员会不得不创建诸如“JifenAccount”,“JifenLog”这些奇葩的名词吗?你能想到code review时候,其他程序员对你英文能力的“冷嘲热讽”吗?

2. “引经据典”

“Facebook就是这么做的,微信就是这么做的”,这种话多半出自一只菜鸟产品经理 – 因为你只知道需求,却不知道边界、约束。你有没有制定合理的版本计划并和程序员商量过?你有没有正确地评估你可用的开发资源和时间?

3. 缺乏学习能力

这一点其实任何人都应该避免,别抱着一知半解去和别人讨论。多去了解“目标”周边的情况 – 这就是学习能力。缺乏学习能力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意愿或没有动力去学。这种就建议转行了,应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4. 重复

DRY(Don’t repeat yourself),重复的问题就像是“重复”代码一样可恶。

关于“起名字”的一些启发

最近听了好几个很有意境的产品名字,从中似乎悟到一些门道。记录一下。

第一步:基础

比如一个成语或者一句常用语。通常是褒义的,当然也可以用贬义词 — 含有自嘲的意味。比如:精益求精,刻舟求剑,采菊东篱下。如果是短语的话,最好是主谓、动宾或者动补,也就是有“动作”,这样的名字才会有画面感或者意境。

第二步:提炼

如果“基础词句”有点长的话,就把信息量不高的字或词去掉。

比如“采菊东篱下”似乎没什么可以去掉的

第三步:偏移

暂时没想到合适的描述词,就用偏移吧。所谓偏移是指,将分开的词语进行替换,替换的方向可以是近义、反义或者随机替换。偏移可以进行多重。

比如“采菊东篱下”的“采菊”“东”“篱下”或者(“东篱” “下”),随意替换一下:采菊=>撷(近义), 东=>南(反义),篱下=>XXX(替换为和产品相关的字词)

第四步:优化

根据目标产品在进行裁剪和替换即可。

 

注册了个ashley madison账号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ashley madison网站数据泄漏事件,让我不禁想要注册个号看看时至今日这类“搞外遇”网站有没有新的发展。

结果让我失望了,依然是那个样子,各种机器人搭讪,站内的,还是邮箱里。而且机器人都不是什么好机器人,估计也就是1块钱 1万个那种。呵呵。

看来这种“原始”的需求也不需要什么体验和便捷,最关键的就是:有效就行!

不过,今天在爱范儿的公众账号上看到了一个数字,AM的活跃用户性别比例是 13585:1。笑尿!

内疚一下

晚上睡不着,想起了儿子和女儿。虽说

他们此刻一个躺在我的床边,一个就在隔壁自己的卧室。
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作品”,一直都想为你们做点事情,比如做个酷酷的网站记录你们俩的时时刻刻,比如陪你们耐心地慢慢地做点手工,比如独自带你们出去旅行。但目前却一件没做,而你们又在飞速的长大。今天下午,女儿已经扶着我的手想要跑了。
真的好惭愧!

和王林合影到底有多糗

吴晓波:跟王林合影是多糗的事(吴晓波)

吴晓波的特异功能(三表)

给吴晓波们:跟王林合影是很糗的事(冯大辉)

今天算是被王林给刷屏了,一切都是因为吴晓波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发的一篇《跟王林合影是多糗的事》,紧接着,三表和大辉就冲出来开扁了。

其实大辉和三表似乎有些对读者缺乏信心了,很多人看到吴晓波的文章未必会“被植入”不正确的价值观。我们能够看到吴晓波对气功的态度,并不会改变我们对气功的太多。但世界总是需要多于一种声音存在的,无论你觉得另一种声音有多么愚蠢。

我从吴晓波的文章中看到的是“那些和王林合影的人,与我并没有半毛钱关系”,当然这不是原话。我不会去嘲笑那些和王林合影的“精英们”,因为我国并没有精英。“精英们”做出任何可笑之事皆在意料之中。

但这样的理性对批,对民智开启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谢谢,吴晓波、三表和大辉。

Coffee Break

“你们也许注意到了,所有好看的杯子最先被挑走,剩下的相对普通和便宜的。你们想得到最好的,这很正常,但这也是产生各种压力的根源所在。我们要明白,杯子本身不会影响咖啡的品质,而只是用于掩盖或者装饰我们所喝的东西。你们真正要的是咖啡,不是杯子,但是你们本能地想得到最好的杯子……然后你们开始关注别人手里的杯子。这样想一想,生活就是咖啡,而工作、金钱和社会地位仅仅是杯子,只是填充和塑造生活的工具。我们所拥有的不同类型的杯子并不能真正阐释和改变我们的生活质量。通常我们只关心杯子,却失去了享受上帝赐予我们的畅饮咖啡的乐趣。尽情享受你们的咖啡吧!”

–《咖啡无罪的101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