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l – google的替补

忽悠忽悠人吧。最近刚刚出来一个新的搜索引擎 – Cuil(读作Cool,酷)。号称索引规模是google的三倍。去试了一下,感觉主要一个优点就是搜索结果组织了一下,但是中文搜索就不是很好,结果很少,莫非光英文索引是google的三倍?
创始人之一原来是google搜索索引团队的架构师,倒是很低调,说是用户可以把cuil作为google的替补,如果对google的搜索结果不满意,可以使用cuil。

主要特性:
–最大的互联网索引规模,任何其他引擎的3倍 – 索引了120 000 000张网页
–组织搜索结果,类似杂志风格的界面布局 ->有点鸡肋,总之不要太慢就好
–根据内容排名而不是流行度
–隐私保护,不会保存任何用户的任何搜索历史 ->保存搜索历史是google的一个feature

–老大,antenna怎么用啊?
–你去cuil一下,一cuil一大片

UI和API

今天在infoq上看到一篇《什么是当今Web最理想的商业模式?》,作者想要着重的一点就是“构建一个能满足很基本需求的非常简单的服务,然后在上面放置一层API”,看过后我随手在纸上写下两个词:UI和API。
以前的思维里,对于web更多的关注在UI上面,并非狭义的用户界面,而是包括用户体验,功能设计在内的一切与用户相关的行为。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户 – 用户想要什么,用户之间怎么联系,让用户创造内容,用户为中心的设计…终于今天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而有了新的思考。
开放平台最近一段时间是搞得热火朝天,看到facebook开放的甜头,国内的一个个社区也争着推出自己的API。我一直都觉得软件互联网行业其实和传统行业以及时代发展有着类似的轨迹。只是软件以及互联网相对来说是一个“自然资源相对不稀缺”的经济体。如果把一个个门户或者应用产品看作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国家,那么无论什么时候开放才是必然的,当这种“国家”之间的交互行为增加时才会让所有“国家”受惠。开放API就像一个个特区,别人可以冲进来带着他的产品,服务,开公司,使用你提供的资源,促进更多的创新。
互联网上,领土是不稀缺的,你随时可以建立自己的国家,也许这个国家只有你一个人。身份也是不稀缺的,也许在现实生活中你只能有一个身份,最多有两个国籍,但在互联网上,你可以随时成为一个新的国家的公民并获得新的身份。互联网和现实经济是一种互补,怎么把现实与互联网中稀缺或者不稀缺的东西联系起来,也许才是未来新的挑战。

UI: user interface,用户界面
API: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应用程序接口

从地缘历史的角度看中国和印度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

看到太多的中国人对自己是世界工厂的员工同时看到遍布世界的made in china而沾沾自喜,也看到太多的中国人或者印度人说印度的产业结构注重服务业而不是工业所以更健康更有未来。
相比中国,印度的殖民可以说是更彻底,也是为什么欧美人喜欢印度人而不是中国人,因为印度人很顺从,即时穷也很顺从,穷则思变在印度更本不存在。其实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以及印度的世界呼叫中心的地位不是我们自己决定的,可以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和偶然,资本发展的需要。
资本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就是把低阶,低利润的事情交给更低成本的人去做。作为人最多的两个发展中国家印度和中国,资本只是稍稍掂量一下,就知道该让这两个国家去做什么事情了。
很多事情不是我们主观可以决定的,但如果单单看结果就得出中国人搞不了服务,印度人搞不了工业,就傻B了点。如果这时候还来点互相挤兑那就更傻了,就好像地主分了两块地给两个佃户,这两个佃户老是觉得自己的地好,互相攻击,随时准备械斗。偷笑的肯定是地主。

反思

今天看到一篇blog后猛然发现,那天我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的第一反应不是震惊和对6条生命的痛惜,而是一种莫名的快感,活该。今天我对自己心中对生命和人性的藐视而感到羞愧。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现实中我们对这些强权无理的“衙门”们欺负的无可奈何,网上我们被各种五毛党人,御用软文搞得毫无思想或者变成愤青。而无论在现实还是在网上,我们还不知不觉地成为这些人的帮凶。当大多数人都变得开始藐视生命和人性的时候,谁还对自己即将泯灭的人性不舍?

这件事让人们心中的这种积怨爆发了出来。也许人真的不见得吃的好了,喝的好了就真的算是过上了好生活。当我吃到一颗很甜的西瓜的时候,第一反应是 – 这西瓜注水了吧。当我听说某公安局长杀了副市长然后自己自杀,第一反应是 – 咎由自取,贪官该杀。

这些年来,我的脑袋里被注入太多的东西,太多没人性的先入为主。我的美好记忆似乎还在八岁。这是他妈什么样的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