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手

今天在电视上路过一个节目(一帮人在拷问一个美女,号称的是九城的CEO或者总裁什么的),其中有一个人看着非常面善,字幕一打,居然是蒋昌键。可能没几个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曾经的国际大专辩论会的最佳辩手帮助复旦得到冠军。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辩题:人性本善/人性本恶。呵呵现在顶着花白头发,也是复旦的教授了。还记得当初的江枫,不知道美女现在何方。
说起辩论会,顺便也说说其他几个人们可能认识的选手们。

沈冰
现在是美女主播了,奥运总主播。当年代表南洋理工大学参赛,齐肩长发还透着青涩。而且表现并不是很抢眼。

路一鸣
也是在中央台坐着一档节目,不是太关注,偶尔会看到。他的西安交大另一个同伴(忘记名字了)也常看到,主持一档青少年有关的节目。

顺便说一句,前段时间看到的一部《伟大辩手》挺好看的,丹泽华盛顿主演。

你知道你为什么脑残吗?

你知道你为什么脑残吗?
–三表哥的大作,推荐一下

假如你经常浏览网页,会看到很多互动式的评论,这些评论大都充斥着一折让你感到愤慨的观点,你会问,怎么还有这么傻逼的人啊?互联网很有意思,它在赋予你知识、信息的同时,也赋予了你表达的权利,但是互联网没有赋予你表达的能力,互联网给人养成了作判断题的恶习,而且只有是非两种答案,你只要根据自己的喜恶选择其中一项即可。

它简单易行,不用动脑子,还能体现话语权,何乐而不为呢。事实就是这样,电脑用复杂的程序为你做了99%的事情,你只需点击一下即可。

这么说吧,互联网赋予了把你变成傻逼的可能。

鸟巢为什么没叫“凤巢”

很多中国人可能觉得“鸟巢”这个名字有点“鸟”,按说,照中国人的思维应该叫“凤巢”。可能更让人觉得有中国特色。猜想不用这个名字是因为凤凰属火,和旁边的水立方(属水)相冲吧,而且二者又在“中轴线”上。从风水的角度也不太好吧。纯粹YY了。

买了四张碟

野兽良民(american history x),冲着edward norton买的,看时候我跟老婆说这部片子当时在国内肯定被禁,那帮审片的老家伙只要看到纳粹那张旗就已经开始撕心裂肺了。事实上内容还是蛮“健康向上”,很有教育意义,虽然情节有点暴力了点。这部片国内又叫“美国历史x档案”。

深喉(inside deep throat),冲着名气买的,早就想看看.看了一点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就是部A片

两根老烟枪(lock,stock and two smoking barrels),是我近两年看到的比较好看的片子。纯属收藏。

美国黑帮(american gangster),冲着黑皇帝买的,这部片子都是黑色的,就像他的封面。

读书-开源的成功之路

the success of open source,读后还是有一些启发的.摘一些启发性的段落出来:

我想至少应该从四个方面来理解这一现象。合适的解释必须是具有社会性,这是因为开源软件是一种集体现象,一种不同人群间资源写作的产品。它也必须是一个政治事件,这是因为正式和非正式机构和组织发挥作用来分配稀缺资源、管理冲突并推广某些经验。它必须是一个技术事件,这是因为开源进程的核心就是软件代码。从根本上来说,这也必须是一个经济事件,我并不是说需要把类似寻租、投机主义、甚至标准的成本利润分析这些熟悉的经济行为概念放在前面和中心的位置。

我真实的含义是一种更加简单的经济论证形式。开源进程的中心就是独立自主的个人。他们可以选择利用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来做什么。要想理解其选择背后的动机,就要理解开源的微观经济学。

关于信息时代的特别之处可能在于,当技术以实时和接近零成本的方式帮助将这些人联系在一起时,显现出来的是什么?

贡献代码和帮助他人是积极尊重社会系统的一种标志。在这种社会系统中,请求帮助是其内在的特性。这是在其他技术导向的环境中也能观察到的亲社会行为的一种表现。

正如拉尔夫 沃尔多 埃莫森所说:“戒指和宝石并不是礼物,而是礼物的代用品。唯一的礼物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当你拥有某件东西时,如果处于逐渐缩小的边际报酬曲线的远端,那么,有意义的做法就是采用赠送(并赢得地位)的办法。

像物种形成一样,开源代码分支是一种变异,而且最终成为了重大创新的基本源泉。

关于互联网和“新经济”的大多数最新文献表明,互联网技术从根本上破环了组织结构,这是因为他们将通信和交易的成本不断降低,取向于零。这有助于形成“按需生产的临时社区”,即所谓的虚拟组织,该组织因为特定的任务而自然地形成,并可以顺利地在另一项任务中重新结合,形成新的组织。

优秀的模块设计要求限制模块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将工程结果视为组织理论家所谓“弱联合”,或者称之为随意的联合。从理想上来说,模块将产生分离的结果并通过标准接口相互沟通。

残缺版软件商业模式就是一种有趣的方式将赔本赚吆喝式的商品销售、服务和“销售–释放”等销售模式类型的理想元素结合在一起。

随着技术的提高,相对核心功能性来说,体验将变得更为重要。

微观基础 – 优秀程序员的自我选择。
国内的程序员环境决定了国内的开源社区的环境,当程序员仍然处在需求层次的低级时,不大可能会投入时间和精力到开源或帮助他人。
在信息时代,稀缺的是创造力,充裕的是共享能力,交流渠道。如果通过后者来激发更多的创造力正是本质目标。

奥运足球铜牌争夺战

有幸亲身感受一下奥运,到上海体育场,整个就像是打仗一样,体育场周边的马路全部封路,连人都不可以靠近,只有用票才能进去。顺便鄙视一下旁边的公厕,撒尿都要1块!CPI呀!
进去以后还是蛮和谐的,到处都是奥运的志愿者,可以帮帮忙留个影。虽说人很多但挺有秩序。
座位是靠近球门一边的,对面就能看到大屏幕。赛前看到两个比利时的球员在下面热身。

比赛本身还是很精彩的,比利时也不是没有机会,上半场和下半场各有一次很好的机会,但都没有把握住。比利时那个10号的后腰很不错,巴西的七号安德森也不错。迭戈的进球很漂亮,后面两个就没什么了,普通。
看这样“没有立场”的比赛挺好 – 我只想看好看的足球。当巴西队和比利时队有好的表现是全场都报以掌声,当巴西在后场倒脚时全场也是嘘声四起。这种感觉还真的只有亲身去现场看球才能感受的到。

ps:27看台附近那声“谢亚龙下课”是我喊的…

阿根廷酋长

里克尔梅越看越像是来自印第安部落的酋长,搞得一帮巴西傻小子团团转。再加上梅西在那没命的搅和,让我怎么看怎么觉着这支巴西像是德国队,嗷嗷凄惨。对啊,邓加是德国后裔,怪不得。当看到梅西被安德森和另一个巴西后卫撞的人仰马翻的时候,我更确定了邓加的意图 – 用一条铁腿去缴了他所认为的阿根廷”软脚蟹“。可惜这铁腿是拿在手里抡人的,不是用来踢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