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互联网公司的PM(产品经理)该如何写文档

原文地址

互联网公司的PM(产品经理)该如何写文档

作 为互联网公司的PM(产品经理),我们需要面对众多部门,因为自己就是项链里的那根线。需要书写各种文档,最常见的就是PRD(产品需求文档),当然根据 重量级和时间等多因素,可以提交不同类别的,例如DRD(设计需求文档)和ERD(工程需求文档)。嘿嘿,DRD和ERD是我自己发明的。更多小的ECR 级别项目中,文档大家写的都很自由。

  今天晚上在跟工程师讨论中,得到了一些启发,摘录部分。

  给工程师看的文档
  1 工程师喜欢看结构化文档,不喜欢看描述性文档。
  描述性文档也要给工程师看,并且最好亲口说,因为这对理解产品策略和发展方向有帮助,工程师可以帮助PM弥补没考虑到的地方

  2 工程师喜欢流程图甚于Mockup,而Mockup是给领导给Marketing等成员看最合适;
  并不绝对,初级工程师反倒喜欢mockup,而高级工程师经验多了两者没区别

  3 Mockup是画大饼,产生食欲,争取资源和获得理解的方式。“有照片的菜单永远比只列菜名的菜单受欢迎”,这是马总说过的;
  Mockup务必不要过于精细,否则累的是PM,领导和其他团队会一开始就进入细节盘问阶段,不利于表述产品目的和大的功能模块

  4 工程师更喜欢菜谱,而且是西式菜谱。做一道菜需要几分钟,几滴色拉油,烤炉温度和时间,需要哪些工序,前后顺序和量化归纳。
  这个并不绝对,聪明的工程师不喜欢菜谱,不喜欢纯粹编码。有些时候不妨像做中国菜一样,给对方发挥余地。只是碰上好搭档的概率不多,更多情况下菜谱更保险

   5 软件工程是西方的泊来物,标准化文档非常重要。很多老外PM希望达到一种境界,进行完详尽的分析和文档后,开发人员按部就班就行了。中国人做菜喜欢个性发 挥,油盐酱醋通常都需要自己拿捏,菜谱上多“少许、半勺、少量”等描述性词语。有时候PM也希望工程师这样做菜,我们想吃甜味,但放多少克糖是需要厨师自 己揣摩。

  6 自己揣摩有利有弊,好处是PM省心,坏处是项目不可控。如果从风险角度考虑,软件工程中的过程改进及文档管理是受欢迎的。

  给界面设计师看的文档

  除了工程师,那么UI设计师的DRD(设计需求文档)又该怎样拿捏?

  MS Office的Visio在PM中比较受欢迎,对于那种没有FW和PS操作经验的PM来说就更重要了。当然你也可以使用Word,但Word在画框图方面可视为不专业,对于入门级PM或者轻量级设计框图也适用。

  对Word下了这么个定论,非常惭愧。工具是死的,人是活的,高级PM也能做到拈花折枝即可杀人的境界

   根据我的经验,如果项目一旦正式启动,PM最好不要采用Photoshop或者Fireworks等软件自己来做设计。那样会让自己陷入细节,总想着跟 UED去PK设计技巧,做了自己不该做的事。因为Visio已经将模块做成控件,所以自己不需要拉框线,做精细的按钮。

  对于界面设计,除了正常的界面文案外,其他辅助性文字尽量使用一整块的灰块表示,PM不要陷入按钮和字体设计中。PM的眼睛应该像眺望远方一样,看到的只是起伏的群山轮廓,至于山上长的树是什么颜色,相信UED。

   倘若PM有空余时间,而且项目并非公司会投入UE资源去做的,还处于idea阶段。那么自己不妨用PS或FW做些精细设计。毕竟在立项前,PPT中配上 能看上的图,会增色很多,也更有说服力。让每个人头脑中不会出现1000个想象的产品,可以统一起来。至于精细到多细,要自己把握,这很花费时间的。一个 半成品的Demo专业UED也需要2-3个工作日,拿业余时间设计是不可能精细到那种地步。如果非要有个衡量标准,那就是图层尽量控制在100个以内,不 要使用需鼠标贝赛尔曲线效果,少用染色效果,不用滤镜。

  给UED的设计稿,参考纸媒在版排前的草图,那种黑白框线,文字用灰色细条代替。有空我再思考总结如何具体把握。如下图:




名词解释:
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在这里是指研发人员,就是公司的工程师
Mockup:图样,原型图,在这里的意思是初始设计图
UED:User Experience Designer ,用户体验设计。

鄂尔多斯可以输出什么

每次回家少不了和形形色色的人聊聊鄂市的发展,比如好车,奢靡的生活,迅速的商业化。。。最终话题归结到"可以做点什么,但有阻力",然后不了了之。
这里不想说执行力的问题。要说的是鄂的繁荣可以持续多久。当资源没有时候,还能靠什么挣钱-除了资源,我们未来还能卖什么出去?
靠资源繁荣只能是短暂的,而且当变化来临时落差会极其巨大。也许应该提前考虑这样的问题。
不过据说煤炭还能挖100年,好吧!
Powered by MoFire

计划 – 想清楚

在GTD中看到的一段话

最终,我还是学会了写提纲。只不过是先完成报告,然后根据报告内容再编纂出一个提纲。
这就是我们大多数人从现行的教育体制中学到的有关计划的知识。而且现在我仍然能够看到先出文章后出提纲的做法,这仅仅是为了讨好我们的上级。在商业圈里,这些提纲往往冠以“目标”和“目的”的称谓。但是,它们却同人们目前的所作所为毫无瓜葛。这些文件安静地躺在抽屉里和电子邮箱的某个角落里,对人们的现实生活和工作毫无影响。

不要仅仅忙于做事情。站在那里想一想。 —罗谢尔·迈尔(RochelleMyer)

更多时候我都是急迫地想要做好一件事情,而缺乏事前的规划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