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仰

我是俗人,也许还没有到可以体会到上帝的时候。昨天应一位球友的邀请去参加了教会的圣诞联欢会。其实就是又一次布道,在基督徒朋友的眼中,是神赐福给你。我这个人有个最大的毛病,总是喜欢用一种世外或者旁观者的心境去体会别人。这个很不好,在我心里,对所有事情都是有一个独立的定义,即便也许并不是很了解。

《非议历史》里有说中国人其实有自己的信仰 – 天道。每个人从生下来就已经被灌输了,只是很多时候借助于中国人的想象力这种信仰并不系统 – 因为每个人都有一套,并且90%的时候都是“排他”的。可能我的信仰就是这个吧。

像基督教这样的信仰之所以会那么“显赫”,也许就是因为它很“显”,而“天道”却不是,它藏在每个人的心理,和一个个极其松散的“教会”里,这种“教会”说更直接一点,叫“利益集团”也许更合适一点。只有存在利益的时候,才能把“信众”以某种形式联系在一起。很多中国的精英团体也许会认为基督教会是“弱者”的归宿,因为在他们看来似乎参加教会的人都是弱势群体。不过,似乎在基督教会里,似乎也存在“物以类聚”的情况 – 这倒是昨天的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

其实中国就是一个最大的教会,那一个个励志狂人,一个个商界精英,就是在不停地在你耳边“见证”。显然这个更有冲击力和表现力,更能满足人们的欲望诉求 – 欲望不停的增加,但却越是不能满足。

朋友说我又臭又硬,是啊,谁让咱是典型的中国人呢。也许会有一天吧,谁知道呢,当我需要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