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的态度

在统治这个广阔的世界时,我只考虑一个目标,即维持一个完善的统治,履行国家的职责。奇特、昂贵的东西不会引起我的兴趣。…正如您的大使能亲眼看到的那样,我们拥有一切东西。我根本不看重奇特或精巧的物品,因而,不需要贵国的产品。
–乾隆1793年对英国国王乔治三世要求建立外交和贸易关系的答复(摘自《世界通史》)

好乱好自由

刚来港大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触:”虽然来到了香港这极度自由之地,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去自由”,也许就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是自由,也许从来也没见过什么是自由,很可怜,在这方面从来没启蒙过.我只知道读书,毕业,工作,挣钱,买房,结婚,生子,升职,敬业,养儿育女,孝敬父母,退休,安息…
也许中国人天生就是专制的,比如很多人喜欢批评某物,遇有不同见地者,则拉帮群起而攻之,进而认为其是别有用心,进而就是上纲上线,中国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原先我以为是政治 – 美国人也一个鸟样子,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林语堂说的很对,中国人虽然都是被奴役,却个个想着怎样奴役别人.比如最近港大学生会会长被人抓住把柄- 因为是说了某些话而被指反对8*8平反的,要联名罢免之.哈哈,蠢.先不说我的看法,我对那件事的了解很有限,也很怀疑各方的论调,听听都有理想想全无理那种.凭什么陈一饿说8+8=16,然后你就开始说陈认为8*8不等于64,到底是数学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然后还要取而代之?先不说你自己对不对,这种对待异见的方式就是专制!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别有用心,想要达到政治目的,那么就更恶心了。有一个港大的学生贴了一张纸条写到“你们这帮人怎么这么无聊,来读Archi吧。–某某于凌晨3点”。
原来浸泡在自由酱缸里这么久的香港同学(或其他)也是这么一副嘴脸,失望,失望.还有必要反对下去吗?
专制的体制自然会被自己淘汰掉,只是中国人如果认识不到自身的问题的话,那就还要等很久.
也许成龙说没错,中国人是需要管,至少还要管些年,那时就自由了.
Powered by Mo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