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之行

去哈尔滨是去作为送亲队伍给姐送亲。顺便去看看哈尔滨的冰灯。
到哈尔滨有一种回到长春的感觉,说实在的到现在都觉得东北的冬天很不爽,尤其是下午傍晚的时候走在外面,感觉异常郁闷,即便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郁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还好北方冬天室内还是比南方舒服很多,久违的一家人围坐在床边叨啦。
姐的婚礼是在一个叫马迭尔酒店的地方,去酒店的路上,从车上看到了索菲亚大教堂 – 绿色的大脑袋,不知道是不是骨子里的不爽在作祟,竟然不愿去大街上好好走走逛逛。直到临行前一天晚上才跑到冰雪大世界,好久没见这么多的冰和雪了。算了吧,真的不是很爽,不说了。

祝老姐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