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小结

来港大满打满算两个星期,上了两个星期的课,虽说感觉每个星期只有4节课不是很饱满(也学校的意思是让你用更多的时间去格物吧),但也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也许是因为工作过的关系,听课的时候还蛮有感觉的,不自觉地会从自己之前的经验中找到一些验证。

这个学期只选了4门课,数据挖掘,UML,无线计算,工作流。有时间还去旁听嵌入式和pervasive computing。简单理理都学了些什么。UML的教授号称是港大计算机的老大,研究的主要是软件工程,软件测试,目前只听了一节课,基本上不需要听,因为UML本身并不复杂,只是一种工具,如果照着语言讲那就有讲头了,不过老头子讲的还好,先是很多面向对象的东西,毕竟要让很多没工作过的人一些基础才行。数据挖掘目前听得两节课是一些基础,比较偏重概念,而不是实践,也是大多数课程目前给我的一个共有的感觉。无线计算(wireless computing)的教授从讲课的风格就听得出思维很活跃,很跳,经常自己折腾自己 – 本来讲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觉得学生没有明白前面的然后折回去再讲讲,然后老是觉得学生没懂,这种老师挺好!课上认识了一个来自南大的博士李鸿兴,人胖胖,江苏人挺健谈,时不时给我讲解一下。这门课目前讲的是关于无线网络拓扑CBTC – Cone-based topology control).工作流基本也照本宣科,ppt也是从教科书里摘出来的,不过比看书省劲,目前讲的是petri-net基本概念和建模。

还有一门课也挺有兴趣,也去旁听了一节,讲到了context-based的有关概念,ontology和rule,介绍了一个OWL(web ontology language),以及如何用它进行规则建模。

基本上都是靠自己。

学习的艺术

今天在方军商业日记上的<<学习的艺术>>的书评,有几段文字比较有启发:

如果你在做需要专注的工作,但外界的干扰噪声不断,你可以有两种反应:第一种是“用手捂住耳朵,整个身体紧绷起来,想阻止自己分心,这样你就进入了一个 ‘硬区域’”。第二种则是“软区域”,“你平静接受眼前的事,将生命中的每一圈涟漪都融入自己创新思维过程中去。”乔希・维茨金比喻说,在硬区域,“你就像一段干树枝,非常脆,随时都会在压力下爆裂。”而在软区域,“就像柔韧的草叶,在劲风中左右摇摆,以顽强的生命力幸存下来。”软区域的概念实际上影响他的人生,他“一直致力于去接受变化,而不是去与之抗衡。”

乔希・维茨金的学习艺术的另一个关键词是 “划小圈”。所谓 “划小圈”,是指“有效地压缩技能的外在表现同时又仅仅围绕技能的内在实质。一段时间之后,广度就会慢慢缩小而力量则会逐渐增加。”以拳击中的刺拳为例,维茨金的学习过程是,最开始可能是从耳边直接挥拳出去,慢慢地他学会把手推出去,从离目标很近的地方出拳,同时保持力量不变。他认为这其中的关键是,“要分解成小的步骤一步一步来,这样我们的身体就几乎感受不到这种高密度的动作”,也就是缩小活动范围。像泰森、阿里那样的拳手,都善于把大动作压缩成各个小动作。

与“划小圈”相关的是“让时间慢下来”。让时间慢下来,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少量关键信息上。维茨金的方法不是叫我们忽视信息,而是“通过把周围的信息转变成非意识的统一数据”,这其中的核心依然是不断练习,内化技能,让我们能同时看到更多画面,从而感觉时间好像慢下来

关于学习我们常容易犯的错误是学得过多过快,用维茨金的话说就是变成“招式的收集者”。而它的解毒药是维茨金的下面这段话:“我们能成为顶尖选手并没有什么秘诀,而是对可能是基本技能的东西有更深的理解。每天都要学得更深一点而不是更广一点,因为学得更深可以让我们把潜力中那些看不到、感受不到但又极具创造力的部分挖掘出来。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