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日游

今天陪荣健兄还有张鹏逛了锦绣中华和民俗文化村,说实话没什么意思,完全就是为了逛一下深圳,没什么特别,基本走马观花,看看表演,射射箭。
张鹏是荣健的大学同学,刚刚研究生毕业,北大的,人很谦逊很低调,还有那种毕业生的稚嫩,和荣健比起来,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很理想主义,鄙视一些不自然,世故的人和事,谁又不是呢?我自己那时候不也是一样的么,当然现在也还是一样的,只是经历让自己对一些东西看得更清楚一些。但也不是很清楚。我告诉他,也许保持内心的平静更好。
其实还想告诉他,如果真的这么厌恶,为什么不去把自己扔进去,看自己是否能保持自己的纯净。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呢?过几年以后再聊肯定就不同了。

所以现在看来,我的“三明治读书法”应该还有好处的。可以让自己能够跳出来看问题,看人生。

他乡遇故人

昨天去踢球,认识了一帮国内来读书的人,一个个不是硕士就是博士要么就是教 授,要么就是海归。一个和我一般年纪的哥们已经博士一年了。踢完球大家一起去浸大旁边(里面?)吃饭聊天。有来自山东,湖北,湖南,内蒙(就是我自己)的 ,人就是这样 – 在国内的时候你可能还说这帮山东人×××,你看咱内蒙人×××,可是如果是一起到了另一个地方,大家就会称兄道弟了。也许这就是认同感。

因为当人在一个不一样的环境时候,往往缺少认同感或者是没有identity ,而更加需要某种依赖和相互认同。也许这就是“圈子”的来源吧。

好久没和一帮人用普通话聊天了,虽说和这帮学物理的哥们实在是有时候有点搭不上调,但还是比较惬意。李贵新,史本云,周涛,程思,还有两个哥们忘记问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