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足球和冬奥会

今天周一惯例回家打开电视,换到体育频道。可看到的不是天下足球,而是重播冬奥会花样滑冰然后是女子冰壶34名决赛,前天比的。
我要愤青了。如果是直播,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可重播3天前的就完全无法理解了。而且天下足球应该也是收视率比较高的节目呀!难道足球在cctv就这么没地位?!
反正冰壶就是无聊,现实一点这是人家有钱国家玩的东西,"举国体制"难道真的认为这玩意会在中国普及?不,不,不,人家要的不是普及,这个金牌成本低呀,容易搞,不就是供4个小姑娘每天在加拿大可劲儿练嘛!
足球想得金牌等孙子辈吧,再说足球搞起来成本多高呀!不见效嘛!

看来这个账谁都会算。
Powered by MoFire

逼平东帝汶之后

看到输球之后媒体的那种表现于是有了一些思考。早就想写出来,无奈最近工作忙的要死,连点东西都抽不出时间来。
其实中国足球并不是中国足球队,虽然目前来看二者都不怎么样。但却没有排斥过国家队 – 只要他们能踢出好看的足球。中国足球代表的东西可就多了,包含了所有和足球有关的东西球员,俱乐部,老板,官员,媒体,球迷,足协。。。而中间提出一种共性的东西,那就是死要面子而又骨子里的不自信。

U16逼平东帝汶在我看来本没有什么大不了,足球的魅力就在于此 – 不可知,谁都可能被谁撂倒。不过这场比赛应该不是那种精彩纷呈最终没有开花结果的比赛,0比0,可以想象到。只是媒体的报道让我觉得搞笑,好像我们是多么不应该平。
一个世界排名100左右的球队和一个世界排名200左右的球队,通常国际足联不会是根据U16的战绩来的,U16如果有,那也是另一套。结果被媒体用这样的字眼一忽悠,民众便开始口诛笔伐,仿佛U16的“逼平”会影响到世界排名一样 – 把排名从100搞到101咋办啊!死要面子!

中国足球, 应该代表的是一种从足球相关的东西上折射出来的一种中国人性格。

再举个例子,赵薇同学刚刚说:“我很爱国,绝对不会嫁给新加坡人”,我可以理解赵薇同学的重点不在后半句,可是偏偏有人要把它理解为前半句。当然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公众场合说出这种不经过大脑的话是不对。可是引起大多数“外籍情侣”的声讨恐怕就有点被媒体忽悠的意思。没准过两天赵薇还得跑出来道歉,向所有新加坡人道歉,向所有因为“嘴上”的问题而伤害的人们道歉。可是这。。。有意思吗?

奥运足球铜牌争夺战

有幸亲身感受一下奥运,到上海体育场,整个就像是打仗一样,体育场周边的马路全部封路,连人都不可以靠近,只有用票才能进去。顺便鄙视一下旁边的公厕,撒尿都要1块!CPI呀!
进去以后还是蛮和谐的,到处都是奥运的志愿者,可以帮帮忙留个影。虽说人很多但挺有秩序。
座位是靠近球门一边的,对面就能看到大屏幕。赛前看到两个比利时的球员在下面热身。

比赛本身还是很精彩的,比利时也不是没有机会,上半场和下半场各有一次很好的机会,但都没有把握住。比利时那个10号的后腰很不错,巴西的七号安德森也不错。迭戈的进球很漂亮,后面两个就没什么了,普通。
看这样“没有立场”的比赛挺好 – 我只想看好看的足球。当巴西队和比利时队有好的表现是全场都报以掌声,当巴西在后场倒脚时全场也是嘘声四起。这种感觉还真的只有亲身去现场看球才能感受的到。

ps:27看台附近那声“谢亚龙下课”是我喊的…

阿根廷酋长

里克尔梅越看越像是来自印第安部落的酋长,搞得一帮巴西傻小子团团转。再加上梅西在那没命的搅和,让我怎么看怎么觉着这支巴西像是德国队,嗷嗷凄惨。对啊,邓加是德国后裔,怪不得。当看到梅西被安德森和另一个巴西后卫撞的人仰马翻的时候,我更确定了邓加的意图 – 用一条铁腿去缴了他所认为的阿根廷”软脚蟹“。可惜这铁腿是拿在手里抡人的,不是用来踢球的。

国足再败,我们无话可说


说说国足的坏话应该不会被封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看俄罗斯和荷兰的比赛时候就想,让希丁克来中国吧,看看能不能搞得过中国足协。看地头蛇怎么把老头搞臭。看来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想法。不过这个疑问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结果了,各路大侠都说过了,中国足球不是球员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其实中国的问题很多时候很多方面都不是简单的人的问题,可以说都是体制的问题。而一项运动如果涉及的人越多也越是容易被“体制”搞。
关键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可以做什么?也许把足球的问题解决了,中国人才真正崛起了

痛快荷兰快刀斩法国

不枉我昨晚千里迢迢跑到荃湾的荣健兄家看球,荷兰队的球总不让我失望。四比一
可能是现在看球越来越少了,已经没有了支持的球队,只想看到精彩的比赛。虽然喜欢看荷兰的比赛,但似乎自己还是喜欢96-98年的法国,克罗地亚,英格兰还有阿根廷。也许这就是情结?昨晚和郑荣建还说96年的欧锦赛个人以为最经典,因为那个时期涌现出许多领军型的球员,比如齐达内,苏克,希勒,内德维德,菲戈。从齐达内挂靴以后,我的情结基本也跟着挂了。现在看到更多的是团队整体 — 一种类似工业化的协作方式。很期望能看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但很可惜我还没有从鲁本,施耐德,亨利,皮尔洛身上看到这些。
我们已经工业化够多了。
那时候的工兵 – 德约卡夫,博班,哈斯勒,麦克马纳曼,波波斯基,若奥平托,阿尔贝蒂尼,…已经都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