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

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经历了生,老,病,死。

儿子的生,父母的老,父亲的病,再到爷爷的去世。在爷爷去世之前还觉得是不是应该去某山去拜拜佛,但现在却觉得 – 其实生老病死是一种“常态”,没有必要畏惧,也没有必要反应过度。坎来了,跨过去,接着再跨下一个。

早上走在路上,突然想到电影《活着》

近况

最近一个多月几乎没有怎么更新, 主要还是到了新的环境想要尽快的融入.

Anyway! 最近的两个月应该是自己人品爆发的时间. 对于一些问题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 运气也有了质的飞跃.

列一下:

1. 冬眠了2个月的时间, 顶着巨大的压力,最终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 虽然成本也许不需要那么高, 但过程中学到了很多.

2. 对于offer的选择, 无论自己做决定的方式还是对offer的回应都比较合理. 甚至在过程中还认识了支付宝/豆瓣的童鞋们, 大家都还是很专业的, 看来我之前的选择也是对的, 3者都是很棒的团队! 以后会一直顶!

3. 这三个月里接触真正接触了一些在互联网第一线打拼的人, 豆瓣的flycondor以及面试时遇到的一些产品经理, 现在的老板健硕以及现在的同事不老歌的创始人, 摆摆书架的创始人, instaweibo的作者…前安居客的pm丁驾远, 小小兔工作室的老杨, 和他们的交流中更让自己清楚对于互联网自己还是一个绝对的”菜鸟”.

4. 在互联网公司里和之前的那种inhouse的developer完全不同, 和用户贴的更近. 面对更有影响力的产品, 再不能像原来那样随意了. 因为一个随意可能就导致大量用户的困扰, 这是极其不厚道的.

未来的3个月左右的时间里, 

1. 巩固现有的资源, 保持和界内人士的交流,

2. 完善做事方法, 持续提升自己的执行能力

3. 对任何事情不要满足于表面, 深究,较真!

4. Keep going!

做事的人

有的人, 只需要告诉他做什么,就可以自己去想办法完成.
有的人,必须要坐在他旁边,无论是不是提供指导,才能把事情做好.但这里又有两种,一种人不喜欢别人坐在旁边,以后有可能会成为第一种人,还有一种很喜欢别人坐在他旁边.因为这样他自己就不需要动脑子了,这种人可能会变成下面那种人.
有的人,就算是坐在他旁边,也无法把事情做好.

姓张取名字

当时给儿子取名字的时候,用程序做了一个名字组合.
我的原则首先是上口,所以对平仄考虑的多一些. 这种生成出来反倒不好选 – 因为太多了!
不过最后的名字还不是从这些名字里来的.但应该还有点参考价值.
留作纪念吧.

张奥然,张然海,张然安,张海然,张贝海,张然然,张然贝
张奥鹏,张然九,张然邦,张海鹏,张贝九,张然鹏,张然奥
张奥萌,张然凯,张然斌,张海萌,张贝凯,张然萌,张然灿
张奥林,张然朗,张然波,张海林,张贝朗,张然林,张然遂
张奥儒,张然坦,张然辉,张海儒,张贝坦,张然儒,张然奋
张奥倜,张然挺,张然佳,张海倜,张贝挺,张然倜,张然贺
张奥恬,张然统,张然申,张海恬,张贝统,张然恬,张然睦
张奥行,张然颖,张然欧,张海行,张贝颖,张然行,张然妙
张奥闻,张鹏海,张然山,张海闻,张贝友,张然闻,张然默
张奥文,张鹏九,张然康,张海文,张奥海,张然文,张然润
张奥尧,张鹏凯,张然森,张海尧,张奥九,张然尧,张然尚
张奥从,张鹏朗,张然松,张海从,张奥凯,张然从,张然世
张奥衡,张鹏坦,张然天,张海衡(珩),张奥朗,张然衡(珩),张然颂
张奥航,张鹏挺,张然涛,张海航,张奥坦,张然航,张然泰
张奥宏,张鹏统,张然熙,张海宏,张奥挺,张然宏,张然拓
Continue reading “姓张取名字”

画"悟"

一直对美术感兴趣,但原来我一直都没有悟道!! 因为我一直都觉得画画的表现形式很重要 – 最简单常见的观点 — 一定要画的”像”,”传神”
其实错了.表现形式或者说表现力只是一方面, 毕竟是”美”术,如果让人觉得不舒服岂不不美??
但实际上(当然还是我自己的观点), 更重要的是 表现的内容 , 就好象真正的摄影师拿着手机照样可以抓到让人震撼的瞬间.而我等俗人,却总是怪相机不够先进,镜头不够强悍,而抓不到”美妙瞬间”.
也许有一天自己真的能成为画家呢. 因为我已经不再担心画的丑了. 有人要说了, “基本功是很重要的”, 恩哼. “基本功”这个词是那些在既定领域占领高点后用于奴役和阻止其它可能会威胁到他地位的人的词语工具而已. (呼,好长的一句话!!)

蝙蝠

很早时候在高玮的msn空间上看到一篇关于蝙蝠的文章,已经不记得是原创还是转载了.但是却记得当时自己心里的感受 – 我们都是蝙蝠.发现自己总是处在各类”种群”的边缘…想要成为主流的,但最终成了另类,即便表面上是,内心也总是格格不入.也许这就是我们之所以那么有默契的原因吧,总能有点相似的感触.虽然现在大家各忙各的,很少联络了.

其实成为”蝙蝠”也未尝不好,至少可以保持内心的独立.有时候孤芳自赏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跟着内心的那只蝙蝠,也许真的可以达到”程序员里球踢得最好,踢球的里程序写的最好”的境界.蝙蝠仍然是那只蝙蝠,只是价值观变化了.

这么多年来,我们这些蝙蝠,总想跑出来,目的是能够成为有成就的”异类” – 因为呆在小地方是搞不出什么名堂的,如今,小地方的那些孩子们搞的有声有色,可是我们这些”异类”却也还没有什么成就.好的么,继续奋斗不放弃,不太好的,干脆和小地方一刀两断 – “以后俺们是大城市里的了”.每个人的追求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好坏,只是噪音永远都存在,看你的抗噪音能力了.

写给我们这些蝙蝠们

关于信仰

我是俗人,也许还没有到可以体会到上帝的时候。昨天应一位球友的邀请去参加了教会的圣诞联欢会。其实就是又一次布道,在基督徒朋友的眼中,是神赐福给你。我这个人有个最大的毛病,总是喜欢用一种世外或者旁观者的心境去体会别人。这个很不好,在我心里,对所有事情都是有一个独立的定义,即便也许并不是很了解。

《非议历史》里有说中国人其实有自己的信仰 – 天道。每个人从生下来就已经被灌输了,只是很多时候借助于中国人的想象力这种信仰并不系统 – 因为每个人都有一套,并且90%的时候都是“排他”的。可能我的信仰就是这个吧。

像基督教这样的信仰之所以会那么“显赫”,也许就是因为它很“显”,而“天道”却不是,它藏在每个人的心理,和一个个极其松散的“教会”里,这种“教会”说更直接一点,叫“利益集团”也许更合适一点。只有存在利益的时候,才能把“信众”以某种形式联系在一起。很多中国的精英团体也许会认为基督教会是“弱者”的归宿,因为在他们看来似乎参加教会的人都是弱势群体。不过,似乎在基督教会里,似乎也存在“物以类聚”的情况 – 这倒是昨天的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

其实中国就是一个最大的教会,那一个个励志狂人,一个个商界精英,就是在不停地在你耳边“见证”。显然这个更有冲击力和表现力,更能满足人们的欲望诉求 – 欲望不停的增加,但却越是不能满足。

朋友说我又臭又硬,是啊,谁让咱是典型的中国人呢。也许会有一天吧,谁知道呢,当我需要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