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悲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和笨蛋做事情,而是不得不为笨蛋做事。

事实是,我也是那个笨蛋。

如果笨蛋无可避免,那么要怎么和笨蛋相处?

大多数类似问题,其实都没有答案。答案在于“选择”。

如果没得选择,那么也就没有必要探讨答案,除了制造焦虑,没有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