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信的成本是所有人来承担的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总结了一下之前的一些经历。记录一下,算是对微型独立软件供应商(Micro ISV)的一个“生存”参考。

事情始末大概是这样:通过朋友介绍了一个小项目,其实就是2-3天的项目,都算不上是项目,纯粹出于帮忙的动机。毕竟鄂尔多斯地区找一个软件开发供应商比较难,之前的版本是一个河南的小伙做的,花了1万多,外加往返机票。我也就很实在的报了个价 – 6000块,因为最多也就是3天的工作量(其中还有50%的buffer)。如果不了解行情的人,可能还觉得我有点黑,没办法,这是市场决定的,不是我决定的。

我也是比较“傲娇”地要求事前一次性付清,然后开工。结果呢?这位项目负责人担心我搞不定,想要做完再付款。我和他说如果担心保障可以对公签合同,不过收费就是1万2(因为还有其他开销),可能是由于我一开始就给报了一个比较低的价格,这个时候这位项目负责人已经不能接受这个offer了。然后就是反复的电话沟通。然后当然是谈崩了(也可能是我的谈判技巧不佳)。

现在想想,如果我一开始报价1万5,然后打个八折1万2,然后先付6k,完工验收后再付6k。也许他还能接受。

但是,想法还是太naive了。如果人不爽快,后面要钱的那种感觉我可不愿意,毕竟我是个“审慎的”享乐主义者 – 绝对从一开始就避免这种尴尬和不爽。

然而,在目前鄂尔多斯地区(或者是类似的3、4线城市)这种困境确实是存在的 — 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所有人的信用度都打了折,结果就是,所有人都要负担这份“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