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我们一直在解决“跨平台”的问题

为了解决不同操作系统中运行软件的问题,我们发明了Java来实现“一次编译,随处运行”。貌似很多时候我们都尝试不依赖于所谓的平台。

但最终我们发现,所谓的平台、版本本身的这种“反跨平台”的设计,是有存在的意义的。–至少对创造这些平台的人来说。

人类社会无时无刻不是在解决这些纠结,只是在不同的领域罢了。制造分歧(可能是因为审美、或者仅仅凭借运气),消除分歧(可能并不是所标榜的那么伟大),然后制造新的分歧。

Java解决了软件在桌面操作系统层面的跨平台问题,但是现在的iOS和Android又产生了有待解决的问题。

然后现在很多人在倡导React Native、Uniapp、Ionic这些框架,思路依然是“一次编译,随处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