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缺乏时候,物质需要管制

物质缺乏时候,物质需要管制。那精神缺乏时候呢?是否也需要“管制”。

物质和精神的对立,能否都应用于“管制”呢?是否可以类比?

如果能,那精神该如何管制?

如果不能,那是什么区别导致的呢?

有次类比思考是由于我经常觉得,大脑和身体这两个精神和物质的“摄入器官”,其行为是极其相似的 – 都是吃喝,然后拉撒。

按照我的这种想法,精神就是需要“管制”。

当下是否是一个精神缺乏的时代呢?是否存在某种不容易察觉的“管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