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和自洽

前几天和老张聊天时候料到信念的问题。我通过信念对「自洽」做了一个定义:主观对客观物感受的信念度非常高。

“主观对客观物的感受”就是一个人对某个东西或某件事的定义,而认为这件事是绝对真理的程度就是信念。

这么看来,说人话,自洽就是一个人对客观时间里的各种事物的主观定义已经非常笃定了。

至于在“自洽”状态下,一个人还有没有成长或者进步的空间,取决于“笃定”的基础 – 这个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就是,有的人我们觉得很倔,很硬。

定义这件事由于本身是“人造物”,永远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认为它是绝对的,而更进一步 – 认为某一绝对概念是绝对正确的。可能就非常接近愚蠢了。

好吧,我这里的“愚蠢”也是相对概念,因为只是我认为的“愚蠢”,每个人脑子里的这个“愚蠢”,都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