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虚无感

有时候在想,我们有时候观察到的那种”冷漠“ — 这种”冷漠“有时恰恰表现的是忙忙碌碌 — 其实是一种无意识的人性虚无感。

多少年的奴隶、贱民,再加上集体主义的浸泡,最终发现自己那么渺小那么无助,早就了这种”冷漠“。

而另一个极端,稍有权柄,就无法驾驭自己。也许就是虚无感太强太长时间获得的短暂释放吧。

“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这句话的理解

今天想起了这句话,其实因为想要比较两个php框架,后来发现比较来比较去,还是要根据实际的场景来决定。

随手google一下这句话,发现有一篇批判这句话的文章很火 – 大概的观点是:有毒就是有毒,有毒就是不能吃,不要谈剂量,谈剂量的都是坏人。

看完发现,其实任何事情或者说任何“断言”不都是可以套用这句话的框架的吗?

这句话的本质在于:不考虑背景、阈值、程度就去做出真假的判断,就是耍流氓。剂量就是程度和阈值,而毒性就是最终的判断。

这个思维“公式”本质是没错的,至少比“xxx是真/假”这种“激情”公式靠谱。

而这句话“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本身,也可以套用这个公式。

 

“忙”是一种精神状态

并不是客观存在。

不会取舍,总有“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事情越来越多,总有一些变得非常紧急。搞得精神焦虑不堪。

其实,很多事情不做也不会怎样,也不需要马上去做,“酝酿”一下,也许都不用做了。

找到真正有意义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从存在的角度来看,人做的大多数事情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有存在感。

一个人,如果不需要存在感的“支撑”,恐怕真的就是圣人了吧!或者普通人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了。

laravel在vagrant环境中nginx的权限问题

由于有很多遗留项目,所以在引入laravel时候就没有使用homestead,而是直接使用已有的vagrant环境。

部署后发现有各种权限问题,在网上也没有发现靠谱的方法。后来还是找到了相对复杂一些,但一劳永逸的方法。

首先vagrant会自动将我们映射的文件夹所有的文件权限设置为 vagrant:vagrant,即使我在vagrant中如何将文件夹内的所有内容chmod 777或775,都无济于事。

很自然地,既然无法修改文件的用户组,就考虑将fpm的用户组修改为vagrant:

sudo vi /etc/php/7.2/fpm/pool.d/www.conf

将原来的:

user = www-data

group = www-data

修改为:

user = vagrant

group = vagrant

即可。

另一种方法原理相同,修改Vagrantfile文件:

config.vm.synced_folder “.”, “/vagrant/”,owner: “www-data”, group: “www-data”

也就是直接修改同步文件夹的owner和group为www-data。

注意:第二种方法由于改变了工作目录的默认用户组(vagrant -> www-data),在执行composer相关命令时会出现问题,由于vagrant默认的登录用户是vagrant,此时执行composer的也是vagrant用户,同样会出现permission denied的问题。这么看来还是第一种办法更好一些。

PS. 如果修改了/etc/php/7.2/fpm/pool.d/www.conf 中的 listen.owner = vagrant  listen.group = vagrant,那么需要/etc/nginx/nginx.conf中的user为vagrant,否则nginx默认的用户www-data会没有权限连接fpm。并且,由于我的error.log和access.log配置在项目文件夹内,而这个文件是nginx创建的,所以也要配置nginx.conf的user为vagrant。

PS. 有的人也建议在vagrant环境中将vagrant用户加入www-data组,试了一下貌似也不行。至少还需要将文件夹内容设置为665以上。

增长七武器 – 券

总结一下常用的增长工具,原本想的是很多“虚”的、方法论的东西,但是貌似这种东西写出来大家都不感兴趣。尝试一下用具体的工具来“说教”一番。

定义

什么是券?当我们想要穷尽券的本质时,发现不得不限定它的范围。否则真是无从说起。我将券的定义追溯为“凭证”,所以,在我的系统里,券叫voucher。

所谓“凭证”,就是:你可以有偿或者无偿地获得它,当你拥有它的时候,可以将它换成其他的东西。这句话貌似是“废话”。

从增长的角度来说,券可以在获客(新客送券)、激活(随机发券、短信发券)、留存(生日券、特权券)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券是“可控”的,总数量、每人可获取的数量、一段时间可以使用的数量、过期时间。这些东西都是已经每个用户都很清楚的事情,不需要额外的用户学习成本。

类型

打折券、立减券 – 很好理解,在结账(场景)时,将它变成相应的折扣金额。

抵用券 – 类似的,在结账时,将它变成账单中的某N件商品的金额

实物领取券 – 需要到店领取的礼品或者商品

团购券 – 这里主要是限定了场景和条件 – 团购,只是流程不太一样,需要先付款,然后根据成团情况决定订单是否能够确认。在使用时和打折、立减、抵用类似,只是有一个时间差来判断是否成团。不过在实际中,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容易成团的,团购只是个噱头。

充值券 – 有一个开卡(自助核销)的动作,之后根据券的规则给账户充一笔钱。

生命周期

核销 <- 获取 -> 过期

获取,可以免费领取、购买

核销,即券从一个号码变成另一个东西的那个动作

过期,建议所有用户的券、积分都要设置过期时间

财务核算

大多数单店都其实不需要考虑财务问题。但是多店或者有不同财务结构的情况时就需要考虑财务归属的问题了。

发券本质是一种营销行为,就会产生成本。有了营销成本,就要考虑是谁来承担以及承担多少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没办法做充值返金额的原因,因为在A店的充值、返的金额可能是无法在B店消费的。因为A、B可能是财务独立的加盟店。有一种是简单的操作是一种独立的账户来挂营销费用,然后所有店均摊,但同样存在复杂的情况和不均的情况,比如A店送的100块钱,用户在B店消费了10块,在C店消费了50块,账户里还有40块没消费。就会很麻烦。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将A送出的100元挂账,然后定期从A的收入中扣除掉,然后相应的分给B或者C,剩余的一直挂着。

这时候用券就方便多了,限定使用场景、甚至门店类型、次数(发送多张)。并且券的使用是方便统计的

软剑工程师

爸爸,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工程师。

什么工程师?

软件工程师。

世界上真的有软件吗?

有啊!

蛇精就是用软剑把三娃绑住的。

……

《黄石》看到第6集

典型的旁观上帝视角,不是第三者视角,而是看着上帝的上帝视角。

《黄石》中的主要角色,无不传达着道貌岸然的价值观。打着家庭的名义,行着自私自利的事。双重标准堪称典范,没有一个好人。

最让人反感的是:似乎每个人都是为了这个family,而每个人都在无情地毁灭所谓的family(包括自己的)

也许作者的本意在于展示人类的愚蠢吧。如此精致的利己主义,最终也是干不过世事之无常。

很好奇编剧或者原著作者到底是什么心态,如果本意不是嘲讽,难道真的是想给这种家族心态和这类人正名吗?什么我的尔虞我诈是被这个肮脏的世界逼得。

那么让我引用罗曼罗兰的那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在引用《熔炉》中的一句话: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改变。

PS. 并没有影射川普的意思,实际上川普只不过是美国价值观的代表而已。

PS. 人类的智慧还不足以拜托“搞死自己”的风险。

关于微信开发时候的UnionId问题

什么是unionId?

微信为了将同一个公司/实体的不同应用里的同一个用户关联起来。(好绕)

为什么要有unionId这个东西?

定义的很清楚,因为账户系统需要知道从公司的各个微信应用中(小程序、网页、APP)进来的用户是同一个。便于账号管理,否则可能会出现同一个人由于使用不同的应用造成多个账号的问题。对用户来说,最好是无感的。

实际情况中,很常见的一种情况:先有公众号,网页开发,一段时间,然后上线小程序或者APP。这时候就必须将原有的网页授权信息补充unionid,因为原来可能是没有的。可以通过微信API批量地获取「已关注公众号」用户的unionId并更新到系统里。

但是,之前的授权信息可能是单次授权,用户并没有关注公众号,那么对于这部分用户,是无法通过微信的API获得unionId的。

这时候,就需要在系统逻辑中兼容这种情况,即下次这些用户登录时候,如果unionId没有,就要顺便将unionId更新上。但是,如果这些人通过小程序或者APP进来呢?因为之前的账户信息没有unionId,所以小程序登录后无法通过unionId关联到之前的账号(而之前的账号有可能是有资产的,比如余额、积分、券)。

一种解决办法是:检查所有没有unionId,也没有关注公众号的用户,将信息删除掉。这样下次这部分用户直接就有unionId,重建账号。缺点是:如果用户账号里有资产,这样就不合适了。:-p

另一种解决办法:账号体系强制关联手机号码(前提是从系统建立之初就是这个规则),这样就可能通过手机号进行一次关联,如果关联到,则将新的小程序或者APP指向手机号码指向的用户。缺点:前提可能并不存在 – 毕竟没有必要强制做手机号码关联这件事。

没有其他解决办法了。

这种问题的产生原因就非常蛋疼。

老师应该是不畏惧学习的人

每当和人讨论起教育,大多数时候都会归结到老师,或者是说那些“差劲”的老师。

怨气十足。

有时候我会抛出“学校教育的目的是不再需要老师”,也就是懂得学习的本质。但这样的观念,绝大多数人无法接受。对这些人来说,只不过是把教育子女这件事“外包”给了学校和教师,保持足以让自己焦虑的高标准外,还总是极度依赖于学校和教师。

不敢说也不好说我就懂得学习的本质,只是觉得学习的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愉悦,同时能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不那么容易僵化、先入为主吧。

存在

今天女儿吃饭时候突然问:咱们是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在表演?

存在的问题,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女孩,已经开始问了。

儿子听到后说:你这是问的什么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