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对“存在即合理”

我反对“存在即合理”,因其本身包含了绝对的概念,而世界上没有“绝对”。

因此“存在即合理”不合理。

信念和自洽

前几天和老张聊天时候料到信念的问题。我通过信念对「自洽」做了一个定义:主观对客观物感受的信念度非常高。

“主观对客观物的感受”就是一个人对某个东西或某件事的定义,而认为这件事是绝对真理的程度就是信念。

这么看来,说人话,自洽就是一个人对客观时间里的各种事物的主观定义已经非常笃定了。

至于在“自洽”状态下,一个人还有没有成长或者进步的空间,取决于“笃定”的基础 – 这个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就是,有的人我们觉得很倔,很硬。

定义这件事由于本身是“人造物”,永远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认为它是绝对的,而更进一步 – 认为某一绝对概念是绝对正确的。可能就非常接近愚蠢了。

好吧,我这里的“愚蠢”也是相对概念,因为只是我认为的“愚蠢”,每个人脑子里的这个“愚蠢”,都是不一样的。

物质缺乏时候,物质需要管制

物质缺乏时候,物质需要管制。那精神缺乏时候呢?是否也需要“管制”。

物质和精神的对立,能否都应用于“管制”呢?是否可以类比?

如果能,那精神该如何管制?

如果不能,那是什么区别导致的呢?

有次类比思考是由于我经常觉得,大脑和身体这两个精神和物质的“摄入器官”,其行为是极其相似的 – 都是吃喝,然后拉撒。

按照我的这种想法,精神就是需要“管制”。

当下是否是一个精神缺乏的时代呢?是否存在某种不容易察觉的“管制”呢?

教给孩子的口令

今天正式给儿子配了手机,同时,非常郑重地告诉他两条ground rule:

1. 不要相信任何人

2. 不要泄漏自己的真实身份给任何人

是“任何人”,而不是“除家人以外的人”。因为当下的网络环境实在是太不安全,或者是我过于悲观了。

(是否我在把我这种过于悲观的想法传递给孩子呢?这个是另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其中的第一条“不要相信任何人”,我稍微展开了一下。

如何确认家人的身份 — 如果来电号码、微信语音、电话都不可靠的话,可以使用“口令”。

很容易理解,就是这个口令是只有家人才知道的“冷僻信息”,比如家人在家里的外号,或者是孩子小时候说的毫无意义的口头禅,或者是孩子的某个课外辅导班的老师。

但是,口令还不能过于明显,如果电话被监听或者本人在胁迫的情况下(好吧,这有点迫害妄想症了)。

这时候就需要用平时不太常用的常用语,比如:“你在哪呢?”,说成“你在哪里嘞?”

还不够,当有些情况下,你需要孩子“不听你的话”,那么就需要制定一个“反口令”,当孩子听到这个“反口令”时,需要反过来听。

比如:“在哪呢,你?,你快点来xxx地方。”

这时候,孩子的反应是,回答“好的”但是“不去”。

其他的慢慢补充吧。

0维是存在

或者说:存在是第零维

第一次骑行

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第一次。从小到大不知道骑了多少次了,长距离骑行也有几次。

但是昨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骑行,而不是骑车。算是第一次严肃地对待这项运动,虽然我还是喜欢用“玩”这个字。

无论体育运动还是工作,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精进”的过程,或者不用这么大的词,就是“学习”的过程。学,然后,练习。好像没有其它了。

路上和张哥聊了许多,除了告诉我一些基本的骑行安全常识和姿势纠正外,还聊了很多关于“学习”的事情。很多事情,在操作层面是不同的,但是在精神层面都是一样。

比如“精进”,无论是游泳、自行车,甚至编程,其实都是一个“量变”,期间身体或者大脑会越来越敏感敏锐,会对自身越来越了解,进而不断地进行优化。最终,达到“质变”。日常中我们简化地说“量变到质变”,其实还需要很多思考,可不是单纯的“傻练”。

对待孩子的教育也是,甚至更难,因为孩子既不是“物”也不是你可以直接感知到的“自身”,而是一个独立的“人”。需要对他/她的身心非常敏感,进而不对地尝试和调整,人太独特了,很多时候其他教育方法毫无参考性,或者说本身就把孩子当成了“物”来对待,注定是一种失败。

豆瓣之死

毫无疑问,豆瓣是我到目前为止最钟爱的国内网站。一直用它记录我的阅读、观影记录,从2005年开始,14年。

但是这个星期,我发现豆瓣的图书API彻底不能用了,code 104 invalid_apikey。同时 developers.douban.com 也打不开了。

虽然豆瓣的API早已不能申请,大约5年前,但是好在之前有几个申请的key一直还能正常使用,觉得很幸运,也觉得豆瓣很够意思。

但是,这次呢?没有什么余地了。去查了一下,发现很多人遇到这个问题,有些是一些小站,有些是一些在校大学生在做毕业设计需要用到豆瓣的数据,还有一些人已经撸起袖子开始爬虫了。

其实说回来,豆瓣提供了这么长时间的数据接口给到别人,但是我们这些“developers”又给豆瓣了什么回馈吗?貌似很少。我们和那些伸手党没什么区别。

豆瓣之死,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开放” 已经从最开始的理想,变成公益,最终变成了一件负担。

从这角度来看,豆瓣确实死了。

”开源“ – 有点类似测试众包的意思

吐个槽

如果强求一致,一个伟大的灵魂也会毫无作为

愚蠢的一致成了出没在小人物心头的鬼怪,受到小政客、小哲人、小教士的顶礼膜拜。如果强求一致,一个伟大的灵魂也会毫无作为。

爱默生

关于犯错

我们当下的教育环境,对犯错的态度和处理方式过于简单粗暴了。比如,教师们强调“书写规范”、“卷面整洁”……,稍微违犯,轻者从头来过,重者罚抄百遍。

究其原因,是我们整体社会环境对“犯错”的态度,经常所提的“学霸”其实等于“少犯错,甚至不犯错”,并用来应对各种各样的考试。如果我们的学习衡量标准只是单一的“应试”也没什么不妥。但殊不知,学习的过程远非学校中那么单一,并且每个人的学习敏感度敏感期都不尽相同,过分的“整齐划一”实际上可能扼杀了天才。比如英语的学习,有的人用眼睛看,有的人是用耳朵听,有的人是用嘴读,各有侧重点。以我的英语学习经历来看,我更倾向于“读、听”敏感,对于单词记忆来说读读就能记忆,让我写简直是浪费时间。但有的人就是“看、写”模式。 — 当然真的要学好英语还有很多其他的要素。

脱离了学校的单一学习环境后,很多“学霸”都不见得能很快适应,所以我们看到,举办各种各样的考试来去“适应”这些“学霸”,其实严格地来说这些“学霸”只是“考霸”。

真正的“学霸”是:了解自身的学习模式并利用之进行高效学习的人。而更厉害的“学霸”,会从别人的学习模式中“提取”自己可以运用的东西来学习、借鉴、总结并内化到自身的学习模式中。而老师,则应该不仅可以借鉴模式,而且能够总结出各种学习模式和适应范围并能够给学生知道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师傅、老师。

所谓老师,如果不从学生的”犯错“中去发现:为什么犯?什么错?那么就不能称为一个合格的”师者“,最多只是从事一份教师的职业而已。

但当下这样的”师者“,寥寥无几。有些人可能会说当下的体制、教师的考核方式等等,是的,有缺陷,但,你其实是有选择的,而且大多数时候,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顺带提一下所谓”挫折教育“,这真是国人的另一个”天才产物“ — 用不犯错的方式来让孩子学习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