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R介绍:目标和关键结果

原文:https://www.leadingagile.com/2018/01/an-introduction-to-okr-objectives-and-key-results/

OKR是一个流行的评估流程,用来在组织中设定、沟通、跟踪目标和结果,通常每个季度依次。OKR的旨在将组织、团队和个人的目标连接起来,从而得到一个可衡量的结果或产出,将精力集中于可衡量的事情上。

为什么OKR重要

在一项哈佛商业评论的调查中,只有55%的中层管理人员能说的出所在公司的前五个主要目标中的其中之一。当这些管理人员被要求将公司的企业目标解释给下属时,将近一半的人连一个都做不到。这种现象并不新鲜。Andrew Grove最初时在他的书(High Output Management)中描述了目标与关键结果(OKR)这个概念,并且指出“一个成功的MBO系统只需要回答两个问题:我们想去哪里?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如何调整自己?

Grove在他书中所说的MBO(Management By Objectives)实际上是指OKR。也就是说,“想去哪里”决定了目标。“如何调整自己”决定了里程碑,或关键结果。

之后,Franklin Covey提出了类似的策略 – 执行四原则。

目标的特性

  • 雄心
  • 定性
  • 可操作
  • 时间限制

关键结果的特性

  • 可衡量和可量化
  • 让结果可达
  • 时间限制

一个初创公司OKR例子

公司目标1

完成融资以支持六个月的增长[47%完成]

关键结果1-4

1. 邮件和电话100家风险投资和种子基金(已联络65家VCs)[65%]

2. 获取至少30个进一步会议或电话会议(15个会议已完成)[50%]

3. 获得至少3个满足我们最低条件的投资条款协议(已获得1个)[33%]

4. 在本轮融资中至少做到1000万美金的估值(已融资400万)[40%]

关键结果1的个人目标

目标是邮件或电话100家风险投资和种子资金。会分配到多个个人,然后每人都拥有一个关键结果。

个人关键结果

注意这些低级别的关键结果完成情况会归结到高级别关键结果。

1. Bob Smith调研并确认100个VC和种子资金(已确认100个VC和种子资金)[100%]

2. John Doe每周邮件或电话联系4个VC或种子资金(本周已联系3个VC)[75%]

3. Bob Smith调研并确认50个天使投资人(已确认25个天使投资人)[50%]

 

如何实现OKR

1. 每个级别(公司、项目组、个人)列出3个需要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2. 每个目标列出3到4个关键结果。(高级别的关键结果成为低级别的目标)

3. 和公司的每个人沟通目标和关键结果。

4. 制定衡量指标(通过GQM)来跟踪完成进度。

5. 更新每个结果,预先设定0-100%的完成范围。

6. 考虑当结果完成度达到70-80%时,认为目标完成。

7. 定期评估OKR并更新。

 

关于深度工作

最近看了《深度工作》这本书,其实这本书听说很久了,但对于这类“机场畅销书”的态度是:“先放放”。半年一年以后如果还能听到别人提起,那么就看。

说实话,刚看完这本书还是有点“打鸡血”的感觉,时不时发现:嗯~和我想的一样。类似感觉的书还有《rework》和《remote》。

觉得全书最主要的一个观点是:制造不受干扰(包括自身和外界)的工作环境。

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并不容易。外界干扰比较好理解,一些日常不得不处理的琐事,经常打断思路的环境等等。但是我觉得大多数人其实是自身干扰的“奴隶”。比如,经常不自觉地刷朋友圈,或者facebook,一刷就停不下来;或者总是倾向于处理那些简单而不产生深远影响的无足轻重的事情(当然,有些琐事还是要处理的);还有就是缺乏长远的计划/规划 – 这也是“倾向于做琐事”的原因之一。

工作中的“熵”

熵,是信息论中对消息中包含信息的平均值,简单的说就是:一件事的不确定性的大小。

增熵,代表信息量增大,即一件事的不确定性变大;相应地,减熵,代表信息量减小,事情的不确定性变小。

在团队中,我们经历的很多事情不外乎三件事:

1. 增熵

2. 减熵

3. 不增熵也不减熵

增熵,通常是提出一个新的方向或者思路,常见于所谓领导者给出一个问题。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愿景(vision),是需要去执行的。

而执行的过程,就是减熵,将方向细化为方案/项目/任务/时间截点几个维度。

第三种,熵没有变化,常见如开会中,某人说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观点,或者仅仅是转述。“大家都知道” 这个几个字很重要,如果受众中有某些人还不知道,那么从应该知道的受众维度来说,也是“减熵”的。

从信息论角度来思考,我们可以试着解释一些事例。

  1. 某些人热衷开会,说一些无关痛痒,或者干脆一言不发,只会夸夸其他,说些常识。或者将一些常识换个名词反复提出。那么这种人就是对团队无益的。
  2. 通常情况下,上级提出问题,下级解决。如果你发现,你给下级提出一个问题后,他会提出另一个问题来问你。那么就是下级在领导你。
  3. 我们日常工作中,一般情况下来说,除了最顶级的老板和从事最基础工作的人,大多数的人都是既做增熵的事,又做减熵的事。比例的不同,决定了你是否适合这个团队。
  4. 如果团队里大多数人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减熵(比如外包公司),而你期望做增熵的事,那么就不适合在这个团队。如果团队里大多数人都在做增熵(比如广告公司,设计公司),而你在做减熵的事情,那么你在这个团队里就不是那么重要的。
  5. 最怕的就是增熵和减熵能力都弱的人,也就是既无法落地,又缺乏思路的人。

重新认识流量结构

看到一篇关于流量结构的文章:

徐建军:重新认识流量结构,开始吧的第3条路

挺受启发。摘录一些亮点:

流量平台如果做中心分配,个体创业者、单体没有任何的议价能力。

什么是美好生活,在我看来,好就是性价比,而美是一个主观的、不确定、不稳定的体验感受的总结,美很难普世的,而好是可以标准化的。

开始吧是内容创业,我们干了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们做了大量非标准的事情,工具则是标准化的东西。… 中型的创业者应该做自己的流量生态,我们不可能做管道流量,他们往往来如流水去如风。

流量如果不和产业结合,你就是游牧民族,一定要深耕上游产业,提高你的议价能力。

做线下还有很大的机会,怎么从线上走到线下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线下是一个分散的、没有被整合过的资源,会很重,而且一定是劳动密集型的,我们需要新的组织形态、组织架构去优化它,用新的模式去提升效率。

这个社会一定会越来越碎片化,而每一代的创业模式,都是流量的集中——去中心化——集中——去中心化的循环过程中摸索的。

哥斯达黎加 Central Valley卡杜拉

Natural Caturra

Roaster: stone

16:250

坚果

为什么和某些人特别聊不在一起

也就是沟通特别困难,末了发生冲突时才发现原来你们对很多事物的定义都不同。

没必要扯到价值观,甚至是“三观”上。试试看能否对某些定义达成较长时间的共识,如果不能,就没必要争吵或辩论,因为不会有有意义的结果。

在学校学到唯一重要的东西就是重要的东西都不是在学校学到

貌似是村上春树一本书里说的

这是一部“三集片”,分上中下三集

“反目标“的力量

原文:https://medium.com/@awilkinson/the-power-of-anti-goals-c38f5f46d23c

我是怎样通过专注于我讨厌的事情来设计完美的一天的

去年,我的合作伙伴Chris和我一起坐下来思考我们到底应该把Tiny做成什么样子。我们想出各种遥不可及的目标,但当我们沉下心来时,发现我们真正的目标其实非常简单。我们想要做的和其他那些成功的人一样:享受我们的工作。

我们有很多朋友,虽然金钱方面富有并且也相当成功,但其实客观地说,过得比我们要惨很多。日历排的满满当当,每天飞来飞起,婚姻摇摇欲坠,没有时间陪孩子,每天睡4小时。

主观来看:很棒很充实,富有而成功。

客观来看:感觉像坨屎。

我们常常反对所谓的“大公司”做派(无休止的会议,官僚,设置工作时间等等),并且也常常如愿。但过不了几年,我们发现似乎时间满满还是被那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填满了。

我们适应了无休止的日程安排,感觉“异常充实”。适应了和那些不喜欢的人沟通,适应了日程被其他人的需要占据。

今年初,我们决定要找出一个办法来让自己的生活过的更有趣一些。因此,我们用了一些从巴菲特的合作伙伴Charlie Munger那里学到的小技巧,他常说的一句话“告诉我我会死在哪,我就不会去那了”。

他谈到了反转,很多问题反过来思考会更容易解决。也就是说,只要想想你不想要什么即可。他的原话:

“如果能够换个方向想问题,问题通常会变得更简单。换句话说,如果你想帮助印度,那么不应该问‘我该如何帮助印度’,而是‘什么事情会对印度造成伤害,如何避免’。

“人生/事业的很多成功都源于知道自己应该避免什么:早死,错误的婚姻,等等。”

因此,不要去想完美的一天应该是什么样子,而是要想想糟糕的一天是什么样子的,然后避免它。转换了思路后,我们想到了“反目标”。

糟糕的一天:

1. 长时间的会议

2. 日程排满

3. 和不喜欢/不信任的人工作

4. 欠别人东西/不可控/义务

5. 必须要呆在办公室

6. 旅行交通

7. 疲劳

“反目标”:

1. 如果可以通过邮件或电话(甚至都不需要)解决,就不要发起会议

2. 日程表安排不超过2小时/天

3. 绝不和不喜欢的人有任何义务和业务 – 即便需要伤害一些感情

4. 绝不放弃公司的控制,不欠人情给那些可能是需要我们的人(确保互惠原则不存在)

5. 在咖啡馆工作并且可以途经一座漂亮的公园,而且没有人打扰

6. 视频会议或者付钱给那些愿意来找我们的人

7. 绝不安排上午的会议,如果需要的话,睡个懒觉

问题解决了。

当然,我们仍然会遇到不可避免的糟糕的一天,但是这些简单的“反目标”让我们的生活美好很多。找个时间试试,因为它很简单,很强大。

“从长期来看,试着‘不做蠢事’要比‘变的聪明’更现实。

— Charlie Munger

 

若干“思维”

存在一些“思维”,让人哭笑不得,记录一下:

1. 恩人思维

2. 穷逼思维

3. 不能反对思维

4. 极其敏感思维

其实很多似乎都可以被“巨婴“涵盖,也就是思维封闭造成的各种“营养不良”,而且很难治疗。有些存在重叠,回头分析一下这几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