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和某些人特别聊不在一起

也就是沟通特别困难,末了发生冲突时才发现原来你们对很多事物的定义都不同。

没必要扯到价值观,甚至是“三观”上。试试看能否对某些定义达成较长时间的共识,如果不能,就没必要争吵或辩论,因为不会有有意义的结果。

在学校学到唯一重要的东西就是重要的东西都不是在学校学到

貌似是村上春树一本书里说的

这是一部“三集片”,分上中下三集

“反目标“的力量

原文:https://medium.com/@awilkinson/the-power-of-anti-goals-c38f5f46d23c

我是怎样通过专注于我讨厌的事情来设计完美的一天的

去年,我的合作伙伴Chris和我一起坐下来思考我们到底应该把Tiny做成什么样子。我们想出各种遥不可及的目标,但当我们沉下心来时,发现我们真正的目标其实非常简单。我们想要做的和其他那些成功的人一样:享受我们的工作。

我们有很多朋友,虽然金钱方面富有并且也相当成功,但其实客观地说,过得比我们要惨很多。日历排的满满当当,每天飞来飞起,婚姻摇摇欲坠,没有时间陪孩子,每天睡4小时。

主观来看:很棒很充实,富有而成功。

客观来看:感觉像坨屎。

我们常常反对所谓的“大公司”做派(无休止的会议,官僚,设置工作时间等等),并且也常常如愿。但过不了几年,我们发现似乎时间满满还是被那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填满了。

我们适应了无休止的日程安排,感觉“异常充实”。适应了和那些不喜欢的人沟通,适应了日程被其他人的需要占据。

今年初,我们决定要找出一个办法来让自己的生活过的更有趣一些。因此,我们用了一些从巴菲特的合作伙伴Charlie Munger那里学到的小技巧,他常说的一句话“告诉我我会死在哪,我就不会去那了”。

他谈到了反转,很多问题反过来思考会更容易解决。也就是说,只要想想你不想要什么即可。他的原话:

“如果能够换个方向想问题,问题通常会变得更简单。换句话说,如果你想帮助印度,那么不应该问‘我该如何帮助印度’,而是‘什么事情会对印度造成伤害,如何避免’。

“人生/事业的很多成功都源于知道自己应该避免什么:早死,错误的婚姻,等等。”

因此,不要去想完美的一天应该是什么样子,而是要想想糟糕的一天是什么样子的,然后避免它。转换了思路后,我们想到了“反目标”。

糟糕的一天:

1. 长时间的会议

2. 日程排满

3. 和不喜欢/不信任的人工作

4. 欠别人东西/不可控/义务

5. 必须要呆在办公室

6. 旅行交通

7. 疲劳

“反目标”:

1. 如果可以通过邮件或电话(甚至都不需要)解决,就不要发起会议

2. 日程表安排不超过2小时/天

3. 绝不和不喜欢的人有任何义务和业务 – 即便需要伤害一些感情

4. 绝不放弃公司的控制,不欠人情给那些可能是需要我们的人(确保互惠原则不存在)

5. 在咖啡馆工作并且可以途经一座漂亮的公园,而且没有人打扰

6. 视频会议或者付钱给那些愿意来找我们的人

7. 绝不安排上午的会议,如果需要的话,睡个懒觉

问题解决了。

当然,我们仍然会遇到不可避免的糟糕的一天,但是这些简单的“反目标”让我们的生活美好很多。找个时间试试,因为它很简单,很强大。

“从长期来看,试着‘不做蠢事’要比‘变的聪明’更现实。

— Charlie Munger

 

若干“思维”

存在一些“思维”,让人哭笑不得,记录一下:

1. 恩人思维

2. 穷逼思维

3. 不能反对思维

4. 极其敏感思维

其实很多似乎都可以被“巨婴“涵盖,也就是思维封闭造成的各种“营养不良”,而且很难治疗。有些存在重叠,回头分析一下这几种现象。

小说和宇宙

之前在某篇公众号的文章中读到一个片段:大致是,一个人在一个流落到一座荒岛上,然后通过制造了一个低级宇宙来产生电能,然后他把这个宇宙的时间参数调整了一下,来让电能产生的更快。在现实中,写小说似乎就是创造了一个宇宙,然后让宇宙中的那些“人”来给作者产生能量(钱)。

之前读到这个片段时,有种感觉,我们也许就是低级“宇宙”里的生物,为了这个宇宙的主人做一些事情 – 而且也许是高级宇宙中很微小的事情。

对政治保持着最基本的参与度,在遇到更大问题时好歹有助于克服那种渺小和无能为力。

《江城》

说到“改变”,孩子是大人的老师

看了几本关于所谓教育孩子的皮毛书籍就一副什么都懂了的样子,孩子你有多懂?凭什么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我看都不见得有什么长进,在改变这点上,孩子才是大人的老师。

有时我会不自觉地把孩子和自己小时候比较,虽然我经常建议儿子无需和别人比较。其实这也是典型的静态思维,凭什么让孩子和你的优点比较,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反过来想,孩子难道没有你小时候不具备的优点吗?必然有。

沟通障碍比较常见的原因

是觉得自己比对方聪明,或者觉得对方很傻。
实际上呢,只是各自只从各自的立场考虑而已,而最终导致所谓“双输”的局面。

关闭微信朋友圈一周后

一周前关闭了微信朋友圈入口,一周过去了,似乎也没什么影响。因为之前朋友圈也主要是在碎片时间“刷”,而这一周以来的碎片时间去了哪了呢?好像变没了。

其实我们哪有那么多“碎片时间”,其实都是正常时间被偶尔的碎片时间“污染”掉了,本来吃过午饭可以放空思考一下,结果被这个“刷朋友圈”的动作占据了,而且还不知不觉多出了半个小时。结果思考的时间没有了,大脑里无端出现很多新的事情 – 谁谁去了新公司、谁谁去旅游了、谁谁开始做微商了、看了几篇有价值无价值的文章(但未必能够消化)…

而这些信息价值并不高,典型的信息过载问题,我们不是缺东西,恰恰是“吃”的太多了,消化不良,最终导致大脑这个“消化系统”只能消化表面化、浅显化的信息,稍微深度的问题就会毫无意识地略过。

关闭朋友圈后,可以考虑将时间更合理地“切割”。我一直以来的问题是“摄入”过多,过杂,但没有很系统化的组织和产出。将时间更合理地分配到“摄入”和“产出”这两件事上,甚至可以考虑多一些到“产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