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车爱人

让人失去信心的麻将国度

昨天和老妈通电话,她说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建议我以后最好能留在香港,大陆不是什么好地方 – 早点想后路先。
毒+奶fen(这三个字居然也是关键字要过滤掉,这就是和谐,我连评论的权利都没有)看来让很多人失去信心。对这个国家,抑或是对这个政府。但党自然有办法让人民忘记痛苦,继续“憧憬“美好未来。比如分散注意力,搞几个贪官,发射个火箭。。。
也许当人民变得心理上脆弱时,恰恰意味着开始成熟。因为开始变得更加敏感。如果能对这些敏感加以正确的引导,也许可以重新唤回良知。否则那真的要推到重来了。
整个中国历史就是一桌麻将,隔个几十年就要重新推到来过。

无病呻吟一下

编程真的是艺术吗?

最近的问题特别多。近几天再看得一本书《梦断代码,徐兴问我这是一本关于什么的书,我告诉他是一本寓言,一本关于软件开发,产品开发,软件工程,软件管理的启示。

其中有一个比较启发的地方,编程到底是不是艺术。很多非计算机人士经常会看到莫名其妙的符号和无与伦比的抽象后折服于程序员的惊人技艺。但这些真的是艺术吗?我从一开始就在怀疑这个。我们看到音乐,绘画这些艺术,无不是先从研究先人的杰作开始,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在开始编程时是从研究他人杰出的代码和开发经历开始的吗?很多时候都不是。

当然上面这个不足以挑战“编程是艺术“这个结论。书中举了一例,如果所有的作家都有自己的“公司“,只有海明威的公司的人才能读到老人与海,你能想象还能接出什么丰盛的文学成果么?

计算机,或者编程的教育方式没有鼓励过类似“推敲“这样的行为。而这些是其他艺术必须也是最为重视的东西。除非编程真的不是艺术,或者说是另一种艺术,廉价的艺术。

编程到底是不是艺术?程序员到底是艺术家还是工程师?我现在还看不出来。

互联网让人变懒吗?

经常看到网络上有人批判 – 互联网让人不在思考,变得懒惰。
互联网永远不可能代替人来思考,想都不要想。批判互联网的人也许骨子里就是希望互联网可以让人变懒。信息爆炸要点不是要吞噬你,而是让信息变成一个公平公正,不再被某些人利用。可以看作是一种制衡,打破信息的垄断。做决定的其实还是你自己。也许理解了这一点,也就不会有上面那种无知的推论了。
所以不要杞人忧天也不要梦想天上掉馅饼。互联网是好东西。她可以让真理更真,但不是产生真理的地方。

crazy datamining course

Powered by MoFire

gaf-sb

gaf-sb

eclipseME报“Create process failed”的解决方法

在运行一个MIDlet时就是很简单一句:
Create process failed

看了一下wtk2.5.2/bin下有一个emulator.vm的文件,应该是被emulator.exe用来设置环境的模板文件,里面的其实是用java.exe运行emulatorWrapper。这里因为是直接copy过来用的,所以jdk的路径有问题,把java的路径改好就ok了。

写给搜索引擎和遇到相同问题的朋友。

给用户一点起码的尊重

今天晚上突然心血来潮想看看国内的类似linkedin的网站,google:人脉网。号称“中国第一”呵呵。打开一看,这不是开心网首页的banner嘛。好恶心,不管是谁抄谁,抑或是根本就是同一家公司开的,那也没必要都用一样的图片吧。不注册,截图,鄙视。连用词都一样。
网站做得内容先不说,至少让用户知道你还是比较用心去做,而不是找个idea或者copy一个然后砸给用户,拜托给用户一点点起码的尊重。

新买的三本书

《论法的精神》,《梦断代码》(dreaming in code), 《博客 信息革命最前沿的定位》

深圳一日游

今天陪荣健兄还有张鹏逛了锦绣中华和民俗文化村,说实话没什么意思,完全就是为了逛一下深圳,没什么特别,基本走马观花,看看表演,射射箭。
张鹏是荣健的大学同学,刚刚研究生毕业,北大的,人很谦逊很低调,还有那种毕业生的稚嫩,和荣健比起来,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很理想主义,鄙视一些不自然,世故的人和事,谁又不是呢?我自己那时候不也是一样的么,当然现在也还是一样的,只是经历让自己对一些东西看得更清楚一些。但也不是很清楚。我告诉他,也许保持内心的平静更好。
其实还想告诉他,如果真的这么厌恶,为什么不去把自己扔进去,看自己是否能保持自己的纯净。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呢?过几年以后再聊肯定就不同了。

所以现在看来,我的“三明治读书法”应该还有好处的。可以让自己能够跳出来看问题,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