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维是存在

或者说:存在是第零维

第一次骑行

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第一次。从小到大不知道骑了多少次了,长距离骑行也有几次。

但是昨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骑行,而不是骑车。算是第一次严肃地对待这项运动,虽然我还是喜欢用“玩”这个字。

无论体育运动还是工作,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精进”的过程,或者不用这么大的词,就是“学习”的过程。学,然后,练习。好像没有其它了。

路上和张哥聊了许多,除了告诉我一些基本的骑行安全常识和姿势纠正外,还聊了很多关于“学习”的事情。很多事情,在操作层面是不同的,但是在精神层面都是一样。

比如“精进”,无论是游泳、自行车,甚至编程,其实都是一个“量变”,期间身体或者大脑会越来越敏感敏锐,会对自身越来越了解,进而不断地进行优化。最终,达到“质变”。日常中我们简化地说“量变到质变”,其实还需要很多思考,可不是单纯的“傻练”。

对待孩子的教育也是,甚至更难,因为孩子既不是“物”也不是你可以直接感知到的“自身”,而是一个独立的“人”。需要对他/她的身心非常敏感,进而不对地尝试和调整,人太独特了,很多时候其他教育方法毫无参考性,或者说本身就把孩子当成了“物”来对待,注定是一种失败。

豆瓣之死

毫无疑问,豆瓣是我到目前为止最钟爱的国内网站。一直用它记录我的阅读、观影记录,从2005年开始,14年。

但是这个星期,我发现豆瓣的图书API彻底不能用了,code 104 invalid_apikey。同时 developers.douban.com 也打不开了。

虽然豆瓣的API早已不能申请,大约5年前,但是好在之前有几个申请的key一直还能正常使用,觉得很幸运,也觉得豆瓣很够意思。

但是,这次呢?没有什么余地了。去查了一下,发现很多人遇到这个问题,有些是一些小站,有些是一些在校大学生在做毕业设计需要用到豆瓣的数据,还有一些人已经撸起袖子开始爬虫了。

其实说回来,豆瓣提供了这么长时间的数据接口给到别人,但是我们这些“developers”又给豆瓣了什么回馈吗?貌似很少。我们和那些伸手党没什么区别。

豆瓣之死,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开放” 已经从最开始的理想,变成公益,最终变成了一件负担。

从这角度来看,豆瓣确实死了。

”开源“ – 有点类似测试众包的意思

吐个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