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和自洽

前几天和老张聊天时候料到信念的问题。我通过信念对「自洽」做了一个定义:主观对客观物感受的信念度非常高。

“主观对客观物的感受”就是一个人对某个东西或某件事的定义,而认为这件事是绝对真理的程度就是信念。

这么看来,说人话,自洽就是一个人对客观时间里的各种事物的主观定义已经非常笃定了。

至于在“自洽”状态下,一个人还有没有成长或者进步的空间,取决于“笃定”的基础 – 这个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就是,有的人我们觉得很倔,很硬。

定义这件事由于本身是“人造物”,永远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认为它是绝对的,而更进一步 – 认为某一绝对概念是绝对正确的。可能就非常接近愚蠢了。

好吧,我这里的“愚蠢”也是相对概念,因为只是我认为的“愚蠢”,每个人脑子里的这个“愚蠢”,都是不一样的。

物质缺乏时候,物质需要管制

物质缺乏时候,物质需要管制。那精神缺乏时候呢?是否也需要“管制”。

物质和精神的对立,能否都应用于“管制”呢?是否可以类比?

如果能,那精神该如何管制?

如果不能,那是什么区别导致的呢?

有次类比思考是由于我经常觉得,大脑和身体这两个精神和物质的“摄入器官”,其行为是极其相似的 – 都是吃喝,然后拉撒。

按照我的这种想法,精神就是需要“管制”。

当下是否是一个精神缺乏的时代呢?是否存在某种不容易察觉的“管制”呢?

教给孩子的口令

今天正式给儿子配了手机,同时,非常郑重地告诉他两条ground rule:

1. 不要相信任何人

2. 不要泄漏自己的真实身份给任何人

是“任何人”,而不是“除家人以外的人”。因为当下的网络环境实在是太不安全,或者是我过于悲观了。

(是否我在把我这种过于悲观的想法传递给孩子呢?这个是另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其中的第一条“不要相信任何人”,我稍微展开了一下。

如何确认家人的身份 — 如果来电号码、微信语音、电话都不可靠的话,可以使用“口令”。

很容易理解,就是这个口令是只有家人才知道的“冷僻信息”,比如家人在家里的外号,或者是孩子小时候说的毫无意义的口头禅,或者是孩子的某个课外辅导班的老师。

但是,口令还不能过于明显,如果电话被监听或者本人在胁迫的情况下(好吧,这有点迫害妄想症了)。

这时候就需要用平时不太常用的常用语,比如:“你在哪呢?”,说成“你在哪里嘞?”

还不够,当有些情况下,你需要孩子“不听你的话”,那么就需要制定一个“反口令”,当孩子听到这个“反口令”时,需要反过来听。

比如:“在哪呢,你?,你快点来xxx地方。”

这时候,孩子的反应是,回答“好的”但是“不去”。

其他的慢慢补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