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的会在2020年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吗?

偶然又看到在网上已经风传很久的所谓 2020年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兰德的那篇报告。

首先不是特别敢肯定是兰德的,到有点感觉是国人自己写的。

答案是:不会,当然不会!

虽然里面说的很多都是事实,并且现状依然不堪,但幸运的是 – 仍然存有希望。因为即便是我 – 这样一个很普通一直生活在国内的土鳖,也能正视我们自身的种种问题,而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少数,因为还存有希望。

“ 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不在于能不能办奥运会,不在于能不能办世博会,能不能办亚运会,也不在于能买多少美国垃圾国债,更不在于能去国外几十亿几百亿下订单,而是在于让公民坐在家里不会被烧死、上街摆摊不会被扇耳光,走路不会被李肛家的宝马车撞,想吃什么都不用担心会有毒。”

这些我们都知道,并且有很多人已经在奋起“反抗”,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不想批判也不想去争,唯一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人一代又一代的奋斗不息,不断反省。

好乱好自由

刚来港大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触:”虽然来到了香港这极度自由之地,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去自由”,也许就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是自由,也许从来也没见过什么是自由,很可怜,在这方面从来没启蒙过.我只知道读书,毕业,工作,挣钱,买房,结婚,生子,升职,敬业,养儿育女,孝敬父母,退休,安息…
也许中国人天生就是专制的,比如很多人喜欢批评某物,遇有不同见地者,则拉帮群起而攻之,进而认为其是别有用心,进而就是上纲上线,中国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原先我以为是政治 – 美国人也一个鸟样子,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林语堂说的很对,中国人虽然都是被奴役,却个个想着怎样奴役别人.比如最近港大学生会会长被人抓住把柄- 因为是说了某些话而被指反对8*8平反的,要联名罢免之.哈哈,蠢.先不说我的看法,我对那件事的了解很有限,也很怀疑各方的论调,听听都有理想想全无理那种.凭什么陈一饿说8+8=16,然后你就开始说陈认为8*8不等于64,到底是数学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然后还要取而代之?先不说你自己对不对,这种对待异见的方式就是专制!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别有用心,想要达到政治目的,那么就更恶心了。有一个港大的学生贴了一张纸条写到“你们这帮人怎么这么无聊,来读Archi吧。–某某于凌晨3点”。
原来浸泡在自由酱缸里这么久的香港同学(或其他)也是这么一副嘴脸,失望,失望.还有必要反对下去吗?
专制的体制自然会被自己淘汰掉,只是中国人如果认识不到自身的问题的话,那就还要等很久.
也许成龙说没错,中国人是需要管,至少还要管些年,那时就自由了.
Powered by MoFire

无题

有史以来,从未有一个民族如此骄傲自大,而又毫无根据.
-世界通史
Powered by MoFire

中国的迪伦

作为类比,似乎在中国永远找不到一个迪伦式的人物,不管任何领域,所有人都是在领风骚的开始就被异化或很快缴械投降,在直面商业与公众的双重压力的时候,他们永远都会选择让自己的灵感死亡的生存方式,然后很快被后一波更喜欢死亡的人群埋没。

来自三表哥

让人失去信心的麻将国度

昨天和老妈通电话,她说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建议我以后最好能留在香港,大陆不是什么好地方 – 早点想后路先。
毒+奶fen(这三个字居然也是关键字要过滤掉,这就是和谐,我连评论的权利都没有)看来让很多人失去信心。对这个国家,抑或是对这个政府。但党自然有办法让人民忘记痛苦,继续“憧憬“美好未来。比如分散注意力,搞几个贪官,发射个火箭。。。
也许当人民变得心理上脆弱时,恰恰意味着开始成熟。因为开始变得更加敏感。如果能对这些敏感加以正确的引导,也许可以重新唤回良知。否则那真的要推到重来了。
整个中国历史就是一桌麻将,隔个几十年就要重新推到来过。

无病呻吟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