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骑行

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第一次。从小到大不知道骑了多少次了,长距离骑行也有几次。

但是昨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骑行,而不是骑车。算是第一次严肃地对待这项运动,虽然我还是喜欢用“玩”这个字。

无论体育运动还是工作,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精进”的过程,或者不用这么大的词,就是“学习”的过程。学,然后,练习。好像没有其它了。

路上和张哥聊了许多,除了告诉我一些基本的骑行安全常识和姿势纠正外,还聊了很多关于“学习”的事情。很多事情,在操作层面是不同的,但是在精神层面都是一样。

比如“精进”,无论是游泳、自行车,甚至编程,其实都是一个“量变”,期间身体或者大脑会越来越敏感敏锐,会对自身越来越了解,进而不断地进行优化。最终,达到“质变”。日常中我们简化地说“量变到质变”,其实还需要很多思考,可不是单纯的“傻练”。

对待孩子的教育也是,甚至更难,因为孩子既不是“物”也不是你可以直接感知到的“自身”,而是一个独立的“人”。需要对他/她的身心非常敏感,进而不对地尝试和调整,人太独特了,很多时候其他教育方法毫无参考性,或者说本身就把孩子当成了“物”来对待,注定是一种失败。

反思

今天看到一篇blog后猛然发现,那天我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的第一反应不是震惊和对6条生命的痛惜,而是一种莫名的快感,活该。今天我对自己心中对生命和人性的藐视而感到羞愧。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现实中我们对这些强权无理的“衙门”们欺负的无可奈何,网上我们被各种五毛党人,御用软文搞得毫无思想或者变成愤青。而无论在现实还是在网上,我们还不知不觉地成为这些人的帮凶。当大多数人都变得开始藐视生命和人性的时候,谁还对自己即将泯灭的人性不舍?

这件事让人们心中的这种积怨爆发了出来。也许人真的不见得吃的好了,喝的好了就真的算是过上了好生活。当我吃到一颗很甜的西瓜的时候,第一反应是 – 这西瓜注水了吧。当我听说某公安局长杀了副市长然后自己自杀,第一反应是 – 咎由自取,贪官该杀。

这些年来,我的脑袋里被注入太多的东西,太多没人性的先入为主。我的美好记忆似乎还在八岁。这是他妈什么样的20年!